第25章 利益交换

听见张易泽说出“嵩阳道人”的名字,吴总的脸色大变,这个名字和自己探听的名字一模一样,由此可见张易泽却明白寒玉朱雀符的主人,而已寒玉朱雀符的主人真的肯选择放弃这块玉符?“如果你真的能够让紫玉朱雀符的主人发一个放弃紫玉朱雀符的声明,那么我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如果不过分的话。”想到张易泽刚才说的话,吴总说道。。...

听到张易泽说出“嵩阳道人”的名字,吴总的脸色大变,这个名字和自己打探的名字一模一样,可见张易泽却是知道紫玉朱雀符的主人,只是紫玉朱雀符的主人真的肯放弃这块玉符?要知道这块玉符估计好几千万呢。

“如果你真的能够让紫玉朱雀符的主人发一个放弃紫玉朱雀符的声明,那么我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如果不过分的话。”想到张易泽刚才说的话,吴总说道。

“吴总,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呢?这块玉符外界根本就不知道丢了,怎么可能发这样一个声明?恐怕刚发完声明,到时候就会有人来你这里搜索玉符了,这不是你想看到的吧?”张易泽调侃道。

被张易泽这么一说,吴总也知道这件事情不可能了,因为紫玉朱雀符是郭姐登记在册的,就算嵩阳道人想要放弃也没有资格反而会给自己惹来麻烦。

“既然玉符的主人不能发表声明,那么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如果我答应你的条件,你又反悔怎么办?”吴总有些信不过地说道。

其实也不怪吴总对张易泽的不信任,要知道张易泽既然上次是跟云贞儿来的,那么他就是云氏集团的人,这样的人跟自己谈那么隐秘的事情,确实让人信不过,交浅言深在哪里都是很让人忌讳的事情。

这样简单的道理张易泽自然不会不清楚,既然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张易泽也不隐瞒,直接说道:“我就能够代表长青山,因为我就是长青山未来的掌门人。”

听到张易泽这么说,吴总稍微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道:“我说老兄,你说的太匪夷所思了,我差一点就相信了。你说自己是长青山未来的掌门,你知道不知道长青山都是道士啊,你要跟我说你是道士吗?”

张易泽只是实话实说,没想到吴总笑得这么夸张,拿到自己说的事情真的有这么搞笑吗?等到吴总停止了哄笑,张易泽才说道:“吴总,没有调差过就没有发言权,你调查过我的来历吗?如果没有的话你怎么就不知道我是长青山的未来的掌门人呢?”

“长青山掌门人嵩阳道人是长青山的第六代弟子,我是第七代弟子。我们这一辈一共有四个人,其中大师兄二十年驱逐下山,二师兄十年前下山,这块紫玉朱雀符就是他偷下山的。我是三弟子,剩下还有一个小师妹,我说我是长青山未来的掌门有什么不妥吗?”

直到张易泽将长青山的事情说的差不多了,吴总才相信张易泽说的话,因为张易泽说的事情他虽然不是全部知道,但是和他调查而还是吻合的,甚至比他的调查还要清楚,让吴总不得不相信。

本来吴总还对张易泽年纪轻轻就功夫了得有些不解,知道了张易泽的来历,这件事情也就不难解释了。长青山虽然现在不是很出名,但是在几十年前的外敌入侵中还是声名远扬的,只是经历过各种运动,最后彻底谈出人们的视线了。

至于张易泽说得第七代弟子,由于时间仓促,吴总并不是很了解,但是有一天他还是知道的,道家最尊贵的姓氏有两个,一个是茅山的茅姓,另一个更加尊贵的就是张,张易泽既然说自己姓张,那么他很有可能真的是长青山未来的掌门。

“原来是张道长,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真是多有得罪了。”确定了张易泽的身份,吴总变得客气起来,客气的让张易泽觉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尽管不好意思,但是张易泽还是没有忘记自己来的目的,毕竟恭维不能当钱花啊。事情说开了,张易泽也就不再隐瞒,开门见山地说道:“吴总,我答应你的事情你尽管放心,但是我的要求……”

“张道长有什么要求尽管吩咐,只要我们玲珑能够帮得上的一定尽力而为。”吴总拍着胸膛保证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多么的大方呢,但是加了后面那一句,那么整句话也只是一句客套话,当不得真的。

“无宗教我的名字就好,我既然已经下山,入了红尘俗世,也就不能称为道长了。我这次来是为了玉元珠宝加工公司的事情来的。当初玉元珠宝加工公司收了云氏的一笔加工费,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退还啊。”张易泽说起了这次过来的目的。

刚才吴总知道了张易泽的身份就开始叫张易泽道长,其实就是想堵住张易泽的嘴巴,这样张易泽也就不好意思管红尘的事情了。可是张易泽脸皮比较厚,对于自己的恭维接受了,但是自己话里的意思却装作听不懂的样子。

既然张易泽不上套,吴总只好听一下张易泽到底是什么要求。不出意料,当张易泽说起玉元珠宝加工公司的时候脸色就变得不是很好,听完了张易泽的话,吴总舒缓了一下情绪说道:“张副部长,这件事情是云氏跟玉元珠宝的事情,跟我们可没有关系吧。”

“吴总真是说笑了,现在玉元珠宝可是玲珑旗下的子公司呢,怎么会没有关系呢?如果不是吴总说话,恐怕玉元珠宝那边不会认下这笔债务。”张易泽反驳道。

吴总确实不知道张易泽过来是说玉元珠宝的事情,但是这件事情他也很为难。现在玉元珠宝除了名字以外,跟以前的玉元珠宝没有多少关系,听张易泽的话是想让玉元珠宝承认以前的债务呢,这哪里能够答应啊。

“张副部长啊,这件事情真的不是几句话的事情,你们应该也清楚,当初是云天石那个老同喜不肯申报债权才会有了全部损失,但是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两年了,现在再说这些陈志麻辣骨子的事情有什么意义呢?”吴总劝说道。

其实吴总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这件事情如果从法理上来说确实云氏李逵,可是今天张易泽并不是来跟吴总讲道理的,既然是利益交换,那就应该双方的付出是否对等而不是名正言顺。

“吴总说的这些事情我也理解,但是合件事情我也有难处。毕竟紫玉朱雀符可是我们长青山的镇派之宝,如果吴总不付出点代价就拿去发财,我觉得非常不好。”张易泽拐弯抹角地说起了玉符的事情,意思很明白,不答应我就要回玉符。

面对张易泽的坚持,吴总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现在自己面对的选择只有两个,要不归还云氏当年的那笔加工费要不就归还紫玉朱雀符,没有其他的选择。

如果单单从减值上来看的话,毫无疑问应该是选择紫玉朱雀符,毕竟紫玉朱雀符的起拍价就要数千万元,远远不是云氏那笔加工费可以比拟的。可是玉符的来历确实不能明说,要是张易泽还有别的什么幺蛾子,恐怕自己赔了夫人又折兵。

可是将紫玉朱雀符交出去的话,不说其巨大的经济价值,就是这次的拍卖会都没有办法举行了,到时候的损失可不是区区几百万元了。而且真的丢失了这块玉符,那些交了定金的还要赔付巨额违约金啊。

经过多番衡量,吴总还是选择归还加工费,无他只有这件事情是他可以做主的,如果归还紫玉朱雀符,恐怕自己这个总经理也当到头了。

“张副部长,按理说这比加工费确实不应该我么归还。”不等张易泽说话,吴总继续说道:“可是呢,本着咱们两家多年的友好关系,我们还是决定将这笔钱退还给你们,到时候我们会举办一个记者发布会,一并说明这件事情。”

吴总最终还是低头了,这让张易泽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如果吴总坚持什么也不归还,恐怕自己也没有办法强抢,这次吴总能够归还那笔钱,已经让张易泽很知足了。

当然,张易泽也没有忽略吴总说的记者会的事情,无非是花钱买吆喝,既然人家玲珑愿意,张易泽也不会扫兴,毕竟两百多万的记者会,已经很昂贵了。好在张易泽还记得时间上的限制,说道:“吴总,开记者会没有问题,但是钱一定要在一星期内入账。”

这样的要求并不算过分,吴总也没有反对,建议道:“不如就在这周六的拍卖会上几班记者会吧,这样也算是一举两得。”

对于吴总这样不惜利用一切为这次拍卖会炒作,张易泽很是无语,但是最后还是同意了吴总的建议。这件事情虽然会给这次的拍卖会添彩,但是对于云氏并没有什么损失。

当然,还有一件事情没有说,那就是张易泽希望借助拍卖紫玉朱雀符的事情,恶意找回二师兄说不定大师兄也会出现。张易泽悉尼是知道,那块玉符在师父眼里远远没有几个徒弟重要,如果能够找回二师兄,师父也不会介意自己用玉符当作钓饵。

“吴总,我个人有几句话想要询问一下,不知道当讲不当讲。”事情已经谈妥,张易泽还是忍不住问起了紫玉朱雀符的事情。

读心护卫最新章节

读心护卫相关资讯

读心护卫

作者:竹叶青
类型:科幻次元 状态:连载中编辑:对酒眉 在读:28350人
  
  • 的时候&声音道

    正想怎么反击的时候,忽然听到车里传来清冷的声音道:“你究竟是谁?是谁让你来找我们麻烦的?”

    2020-09-23 01:35:52详情点赞(0)回复(0)
  • 开车门&挡的住

    不等司机继续反对,张易泽就自己开车门上了车,进来以后,毫不客气的坐下,听到云贞儿这么说,笑道:“原来美女也会这么聪明啊,我一直以为胸大的女人都比较笨呢。就算我想做什么你挡的住吗?”

    2020-09-22 07:19:09详情点赞(0)回复(0)
  • &个时候

    八月初的天气正是一年中最炎热的时候,这个时候除了乡野间玩闹的孩子,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出来,人们更喜欢在家吹着空调,躲避着炎热的天气。

    2020-09-24 07:58:42详情点赞(0)回复(0)
  • 说话,&轻举妄

    听到车里人的说话,司机停止了反击的动作,等待男人的回答,当然他也知道自己不是男人的对手,所以不敢轻举妄动。但是此时张易泽在就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司机看着张易泽的样子,觉得非常恶心

    2020-09-23 06:23:04详情点赞(0)回复(0)
  • “你不&泽蔑视

    “你不要欺人太甚,我……”司机阿峰听到张易泽蔑视自己,怒道。

    2020-09-22 05:12:05详情点赞(0)回复(0)
  • 车,我&活得不

    “乡巴佬你是找抽是吧,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就敢拦截我们云氏集团的车,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司机说完就想把男人拉开。

    2020-09-24 08:43:34详情点赞(0)回复(0)
  • “你来&不客气

    “你来拦着我们的车,还说我反应过了?你要是识相赶紧滚,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司机色厉内荏地威胁道。

    2020-09-23 10:14:43详情点赞(0)回复(0)
  • ?你知&凭你也

    “搭车?你知道这车多少钱吗?就凭你也配坐我们的车。”司机轻蔑道。

    2020-09-24 06:12:03详情点赞(0)回复(0)
  • 看了,&听不懂

    “我已经很好看了,不需要你叫我好看,你只要让我搭车进城就行了。”男人装作听不懂司机话里的意思。

    2020-09-22 02:31:19详情点赞(0)回复(0)
  • 区的,&希望你

    “那你上车吧,我们确实是长清市区的,希望你到了市区就别再打扰我们。”打量很久也没有看出什么不妥,云贞儿说道。

    2020-09-24 07:46:27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