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前尘往事

听见张易泽的话,吴总直觉也没好事。虽然人家说当讲不适当讲都会讲,他这个听众也没办法听着了事,总不能够因为人家要说几句话就把人家赶回去吧。“张副部长啊调笑了,那有什么“张副部长真是说笑了,那有什么不能说的。你尽管问吧,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过要是我不知道的事情,还希望你不要见怪。”吴总大包大揽道,最后还不忘加上但书条款,可见老狐狸终究是老狐狸。。...

听到张易泽的话,吴总直觉没有好事。但是人家说当讲不当讲都会讲,他这个听众也只能听着了事,总不能因为人家要说几句话就把人家赶出去吧。

“张副部长真是说笑了,那有什么不能说的。你尽管问吧,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过要是我不知道的事情,还希望你不要见怪。”吴总大包大揽道,最后还不忘加上但书条款,可见老狐狸终究是老狐狸。

“我的问题很简单,这快紫玉朱雀符贵公司是从哪里弄来的?是谁手里弄来的?是什么时候弄来的?”张易泽在文化的时候已经锁定了吴总,他相信只要吴总心里有想法,一定会被自己“读出来”。

在张易泽的目光逼视下,饶是吴总心智过人,也有一恍惚间心魂失守,不过很快他就回过神来,对张易泽说道:“这块玉符是文物贩子卖给我们的,这个文物贩子经常去农村陶腾些古物,就在半年前,他忽然神秘兮兮地带来了这块玉符。”

原来在北方的农村,很多人家都有一些老物件,而这些东西随着时代的发展,全部都成了被淘汰的垃圾。这个时候就会有文物贩子游走于乡村之间,如果看到顺眼的东西,就会低价买下来。

而这块紫玉朱雀符听吴总的意思,就是一个文物贩子从农村收来卖给玲珑的。当时玲珑的专家们虽然不知道这怪预付是做什么用的,但是可以确定这块东西不是从地上挖出来的,所以玲珑还是买下了这块玉符。

本来这块玉符在玲珑众多玉饰品算不得多么出众,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玲珑拥有这块玉符的事情竟然被人知道了,甚至很多人都想买下这块玉符。在价格一高再高之后,玲珑的总裁决定拍卖这块玉符。

听完吴总的描述,张易泽发现自己还是不能找到有用的线索,现在唯一知道的是这块玉符是半年前从文物贩子手里收来的,就连这块东西是不是出自附近的农村都不请。可是就算知道是附近的农村又从哪里开始找呢?这附近的村子也不少。

“吴总,你知道这个文物贩子现在在哪里吗?我想见见这个人,说不懂可以找到我二师兄的下落。”张易泽本来不想把师门的事情告诉别人的,可是为了取信于吴总,不让她怀疑自己对玉符别有所求,张易泽还是把事情跟吴总说了一遍。

听到张易泽的要求,吴总也一脸为难,倒不是他不想告诉张易泽,而是他也不知道这个文物贩子去了哪里。见张易泽急切的样子,吴总说道:“前几天你们来过的时候我就去找过那个人,可是同行他都说他赚够了,已经金盆洗手回老家了。”

“那你知道他的老家在哪里吗?”张易泽穷追不舍的问道。

“我也调查过,可是做他们这一行的就是打法律的擦边球,他们连自己真是的姓名都不会告诉别人,哪里会把老家在哪里跟别人说?恐怕除了他们自己以外。没有人知道吧。”吴总为难地说道。

现在的形势变得很复杂,按理说张易泽是云氏的保安部的副部长,他的事情吴总是不想参合的,但是看张易泽的样子,如果自己不把知道的事情告诉张易泽,恐怕张易泽不会善罢甘休的,可是关于紫玉朱雀符的来历他也不清楚。

“吴总,那你觉得这块玉符真的是他收上来的吗?出售玉符的那个人对这块玉符懂多少?还有你知道这个文物贩子的活动区域在哪里吗?”张易泽想到另外一种可能问道。

被张易泽这么一说,吴总也知道他的意思,无非是怀疑出售紫玉朱雀符的人事他的二师兄。对于张易泽的二师兄吴总并不清楚,但是对于那个文物贩子出现的时间他还是清楚地,于是否定道:“你的担心我知道,但是不是一个人。”

见张易泽还欲要问,吴总径直说道:“这件事情我也有所耳闻,这个文物贩子二十年前聚在附近活动了,而如你所说,你二师兄十年前才下山,而且那个文物贩子已经五十多岁了,不会是一个人。至于活动范围,我只能说附近。”

一个附近也让张易泽没有了头绪,这附近的村子没有一千也有几百,从这附近找到哪个人出卖了玉符,无异于大海捞针。

“我知道只有这些了,你要是想知道更多,可以去城西的古玩市场,哪里很多的文物贩子,你说不定在哪里可以找到你想要的线索,对了,这是出售玉符的那个人的照片,你也拿去吧。”吴总从怀里拿出照片递给张易泽说道。

结果照片仔细看了一下,张易泽发现这个人和印象中的二师兄一点也不像,而且二师兄今年不到40岁,这个人看起来也有差不多六十岁,这个人断然不是二师兄了。可是二师兄怎么会把紫玉符卖给别人呢?

“吴总,真是谢谢你了,我答应的事情说到做到,你们这周六的拍卖会我会过来的,向我们合作愉快。”张易泽说道。

“张副部长,恕我直言 ,这件玉符既然这么重要,你为什么放任我们拍卖呢?那可是你们长青山的镇派之宝啊。”眼看张易泽要走,吴总忍不住问道。

“吴总,这块玉符我允许你们拍卖但是不一定允许别人持有,这块玉符最后还是应该回到他原来的地方,只是在之前我需要用它做点事情罢了。不过吴总放心,我这个人不会坑朋友的,你们也不会受损失。”张易泽临出办公室前说道。

听到张易泽说不让自为难,吴总也就不再计较张易泽以后会怎么办了。都是商场上的老狐狸,那个不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等玉符拍卖以后,再发生什么事情跟玲珑也没有什么关系了,吴总也可以稳坐钓鱼台了。

除了吴总的办公室,张易泽还在想吴总说的事情。本来以为这次摊牌可以找到二师兄的下落,但是没有像问题说清楚了,答案却更加扑朔迷离。刚才吴总的心里变化张易泽都没有放过,所以他确定吴总没有说谎。

可是这神秘的文物贩子又去了哪里呢?就算是知道这个人买的玉符,可是出卖玉符的人也未必是二师兄,这样循环下去,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会得到二师兄的下落。

对于吴总说的城西的古玩市场,张易泽还是打算去问一下,最少也要知道这个文物贩子的活动范围,如果这个人没有固定的活动范围,张易泽可就抓瞎了。

想到行踪诡异地二师兄,张易泽不由得想起了二师兄下山的那一幕。当初大师兄被逐下山十年了无音信,大家都很担心他。好不容易等到大师行的信息,却是大师兄被绑架了,而且把勒索信送到了长青山。

对于从没有见过面的张易泽来说,大师兄被绑架并没有多少影响,但是自幼和大师兄关系甚好的二师兄当场就要下山去救二师兄。可是师兄弟三人中大师兄的功夫最高,就连他都打不过的人,二师兄去了有什么用?

而且绑架二师兄的人不仅把信送到了长青山,而且还点名要求拿紫玉朱雀符来赎人。紫玉朱雀符在张易泽眼里只是个玩具,但是在师父的眼里却是长青山的镇派之宝,也是掌门传承的象征,师父怎么可能为了一个被逐下山的徒弟去交换?

在师父拒绝了拿玉符赎人的要求之后,二师兄当场就和师父吵了起来,最后被师父一怒之下关了禁闭。张易泽不忍心二师兄被处罚,就去给二师兄偷偷送饭,并且在二师兄的蛊惑下把紫玉朱雀符也给偷了出来。

在拿到玉符以后,二师兄就拿着玉符匆匆救人,下山之后就跟大师兄一样杳无音信。师父得知二师兄偷偷带着玉符下山,当场大怒,不仅关了张易泽的禁闭,而且自己也下山去寻找二师兄,只是遍寻无果,最终心灰意冷的回了山。

自从二师兄也下山之后,山上除了小师妹之外,也没有人带张易泽玩了,张易泽也是在这个时候功夫大进,最终被无良的师父骗下了山。虽然师父下山之前没有说二师兄的事情,但是从师父欲言又止的样子,张易泽哪里不知道他想说什么。

正是因为这样,再发现玉符下落之后,张易泽并没有着急取走玉符,而是想要看看能不能听过玉符找回二师兄,张易泽相信就算是师父在这也不会反对的。

可是通过今天和吴总的一番对话,折让张易泽对紫的计划产生了疑虑。如果按照二师兄下山的目的来说,这块玉符应该是被他拿去赎人了,那么现在怎么又会被人卖掉呢?如果要卖的话,也不会卖给文物贩子吧?

张易泽的于不无道理,毕竟农村很多的文物贩子都是半买半骗,找这样的人贩卖,自然是非常的不明智。如果换成是玲珑或者云氏这样的公司,绝对要比那些农村的文物贩子要好得多。

读心护卫最新章节

读心护卫相关资讯

读心护卫

作者:竹叶青
类型:科幻次元 状态:连载中编辑:对酒眉 在读:28350人
  
  • &啊,为

    “师父您这话说得太客套了,古语说得好,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您是我的长辈,您定的亲事我当然乐意了,我要是反对那就是不孝啊,为了想让你老放心,我一定讲这个徒弟媳妇给你娶回来。”张易泽拍着胸口保证道。

    2020-09-23 02:42:45详情点赞(0)回复(0)
  • 候的事&泽盯着

    “什么?你竟然背着我给我定亲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张易泽盯着面前的死老头怒道。

    2020-09-22 11:12:03详情点赞(0)回复(0)
  • 还是想&活啊,

    “我管你相似还是想活啊,赶紧让开,要不然老子要你好看。”司机道。

    2020-09-21 11:45:43详情点赞(0)回复(0)
  • ”打量&很久也

    “那你上车吧,我们确实是长清市区的,希望你到了市区就别再打扰我们。”打量很久也没有看出什么不妥,云贞儿说道。

    2020-09-22 02:06:14详情点赞(0)回复(0)
  • &着急,

    “师父,其实你也不用这么着急,我没说一定不同意啊。你再问我一次,说不定我这次会同意呢?”

    2020-09-21 06:37:12详情点赞(0)回复(0)
  • 听到姑&,那可

    “其实也不是不能接受,我就是不满意你背着我定亲而已。”听到姑娘这么好,张易泽心里也有些小激动了。迎娶白富美啊,那可是张易泽这辈子最大的梦想了。

    2020-09-23 10:36:28详情点赞(0)回复(0)
  • ?车子&?”

    公路上的车辆不多,确切地说根本就没有车辆从路上过,所以走在公路中间也不会对来往车辆造成影响。但是张易泽显然没有这样的自觉,嘀咕道;“那个老不死的不是说公路上车多吗?车子都死哪里去了?”

    2020-09-22 09:21:07详情点赞(0)回复(0)
  • 想死也&们的车

    张易泽的行为让劳斯莱斯的司机吓了一跳,等停好了车子,下车对张易泽说道:“你要是想死也别拦我们的车,就算撞死你我们也不会赔钱的。”

    2020-09-23 01:10:55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