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都是房子惹得祸

忆起八字犯冲,张易泽就都忍忆起那个不喜欢给人算生辰八字的老头子,虽然老头子推算出八字全靠蒙的,虽然居然还受很多人的推崇。最后发展中到不给人推算出八字就难受啊。毕竟张易想到喜欢推算八字的师父,想到几个故作神秘的师叔师伯,还有那个贪吃的小师妹,张易泽很没有出息地觉得自己有点想家了。一旦搞定了云贞儿,张易泽打算回去看看。。...

想到八字犯冲,张易泽就忍不住想起那个喜欢给人算生辰八字的老头子,虽然老头子推算八字全靠蒙的,但是竟然还受到很多人的推崇。最后发展到不给人推算八字就难受。当然张易泽近水楼台先得月,也没少被老头子推算。

想到喜欢推算八字的师父,想到几个故作神秘的师叔师伯,还有那个贪吃的小师妹,张易泽很没有出息地觉得自己有点想家了。一旦搞定了云贞儿,张易泽打算回去看看。

这次自己下山发现了紫玉朱雀符的下落,也算是能帮老头子做点事情,只是二师兄的下落迟迟找不到,也让张易泽有些着急。如果紫玉朱雀符没有出现,张易泽还以为师兄是故意躲着,可是紫玉朱雀符出现以后,最少证明二师兄是没有能力保住他了。

如果这次紫玉朱雀符的拍卖没有引出二师兄,张易泽打算先把玉符送回山,至于二师兄的下落只能慢慢找了,都找了十来年了,也不在乎继续找下去。

已经告诉了云贞儿玉元珠宝债务的事情,张易泽打算趁着时间还早去城西的古玩市场看看,趁着那个文物贩子金盆洗手没有多久或许还可以找到他。打定了主意以后,张易泽也顾不得上班时间,打算先去看看。

经过云石集团的大堂的时候,大刘已经不再值班了,值班的是他们保安部另外的一个保安。相比于大刘,这个保安无疑更会办事,见到张易泽私自出去,不仅不阻拦,而且还主动上前打招呼,让张易泽第一次有了做领导的快感。

刚出来没有多久,张易泽忽然听到不远处有熟悉的声音传来,张易泽仔细分辨了一下,发现竟然是王昀哲的声音。张易泽纳闷道:难道这小子也偷偷溜出来了?真是没有想到,看着那么老实的王昀哲也会翘班。

想要看看一会王昀哲怎么说,所以张易泽也没有继续走,而是站在原地等王昀哲过来,这里是回云氏集团最近的路,王昀哲想要回去就一定会从这里走。

不过那边的声音虽然不是很清,但是张易泽还是能够听明白,王昀哲应该是和一个女子吵架。如果是这样的话,张易泽觉得自己还是马上走吧,省的见面尴尬。

就在张易泽没有走出多远的时候,正好和气冲冲的张易泽遇到。王昀哲没有想到会遇上张易泽,所以一时间愣在了原地。

“原来你也出来透气,真实太巧了,你看今天天气怎么样啊?”张易泽该顾左右而言他,不想让王昀哲知道自己刚才在偷听。

王昀哲抬头看了一下昏沉沉的天空,实在不知道张易泽说的天气很好在哪里?再说了,张易泽一副我是为你考虑的样子,王昀哲哪里不知道张易泽是听到了自己说的事情。

“易泽,你觉得房子真的那么重要吗?拿刀逼爱情还要重要吗?有的人宁愿为了房子放弃爱情,这样的爱情还是爱情吗?”王昀哲犹豫地说道。

一直以来,王昀哲都是很开朗的,可是就在刚才,自己的女朋友却提出了分手,原因也很现实,就是因为自己买不起房。常青市的房价哪里是王昀哲这样的人敢高攀的,恐怕他一百年的工资都买不起一栋房。

在这之前王昀哲是相信爱情的,但是感情再深厚,在物质面前都会黯然失色。想到刚才张易泽可能听到了什么,王昀哲也不避讳,跟张易泽说起了自己和女朋友的事情。

原来王昀哲和女朋友是一个地方出来的,两个人在常青市工作多年。因为两个人都没有什么学历,所以王昀哲做了保安,他女朋友做了保姆。本来两个人互相依靠,虽然过得很苦,但是自得其乐。

自从王昀哲的女朋友换个一个有钱的东家,他女朋友变的越来越势利,经常因为王昀哲没钱冲着王昀哲发脾气,王昀哲也觉得自己对不起女朋友,所以多番忍让,本来以为女朋友会醒悟,但是没有想到换来的确实分手。

说完了这些事情,王昀哲呜咽道:“易泽,你知道吗?他竟然要去给一个流失多岁的老头子当小三,仅仅是因为老头子答应十年后给她一栋房子,难道一栋房子真的值十年光阴吗?”

听明白了王昀哲的事情,张易泽说道:“你确实很可怜,但是这件事情也不能全怪你前女友,她有权利过自己想过的日子。贫贱夫妻百事哀,他有这样的选择也在情理之中,你想开些吧。”

“说到底还是我自己没有用,可是我真的努力工作了。都说努力就能成功,我努力这么多年,我到底得到了什么?丑小鸭最后还是没有变成天鹅。”王昀哲低声哭泣道。

原来王昀哲相信了这些鸡汤,怪不得这么你给想破灭的时候会这么难过呢。这个时候,张易泽实在不忍心告诉王昀哲,丑小鸭之所以能够变成天鹅是因为它有一个好爸妈,跟它自己的努力根本就没有关系。

“王昀哲,你也不要这么丧气,说不定你受的磨难还没到成天鹅的时候呢?圣人不是说过吗,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幼年丧父,中年丧妻,晚年丧子,挨揍失恋什么的也得经历过十多次,可能你现在还每到成天鹅的时候。”张易泽安慰道。

本来还很悲伤的王昀哲听到张易泽这么说,稍微愣了一下,然后开始……愤怒起来,指责道:“你到底会不会安慰人啊?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安慰人容易出人命的?你要是不会安慰人,就不要说话。”

张易泽自己也很难过,他真的不会安慰人。以前他难过的时候,师父就给他带好吃的,然后他就不难过了。成年以后,张易泽也曾经忧郁过,但是每次当张易泽45度仰望天空的时候,总是被人踹下草垛,慢慢地也就不忧郁了。

刚才安慰王昀哲的话还是自己偷看王寡妇洗澡被师父打的时候,师妹安慰自己的话。张易泽从来没有听到那么有哲理的话,所以就记了下来,这次也就说给了王昀哲听。但是没有想到王昀哲这么没有文化,竟然没有听过圣人之言。

“虽然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你的忧伤,但是我能治愈你的忧伤,你有没有兴趣啊?”张易泽得意地说道。

“你能治愈我的忧伤?你不会告诉我你是心理医生吧?我可不相信那种忽悠人的东西。”王昀哲收起眼泪一脸不屑地说道,显然刚才张易泽的一番插科打诨让王昀哲没有了自己难过的氛围。

“我当然不会用那么low的方式,我保证你可以再也不用因为房子悲伤,你有没有兴趣跟我走一趟啊?”张易泽蛊惑道。

“反正都翘班了,也不在乎多一会。你说去哪里了吧,就算是刀上火海我都跟你去。”王昀哲拍着胸膛说道。他是不会承认他之所以想要跟着张易泽去,只是想散散心而已的。

“我也不用你去刀山火海,你跟我去一趟城西的古玩市场就行,到时候我保证你会有一栋房子。”张易泽保证道。

他这话说的义薄云天,但是听在王昀哲耳朵里面去胆战心惊。去了古玩市场就有钱买房了,那么张易泽的目的很明确了,那就是抢劫古玩市场。虽然我一直沉浸在失恋的痛苦中,但是违法犯罪的事情他真的不敢。

“易泽,你是开玩笑的吧?我就知道你是开玩笑的,咱们还是早点回家吧,我妈的都等我回家吃饭了。”王昀哲顾左右而言得说道,不管怎么说,王昀哲都不会跟张易泽去古玩市场的,抢劫可是重罪,他可不想吃牢饭。

“你妈喊你吃饭?可是现在财险物三点多,怎么就吃饭了?而且我要是没有记错的话,你不是外地人吗?你在常青市哪来的妈?难不成试试干妈不成?”张易泽猥琐的问道。

见张易泽还不肯打消念头,王昀哲劝道:“易泽,我不想要房子,你也别去城西古玩市场了,咱们还是安心回去上班吧,这些事情太危险了。”

“我就是找个人,哪里就危险了?再说了你刚才说刀山火海都要去的,难道去古玩市场找人比上刀山火海还危险吗?”张易泽有些无语地说道。

“你是去找人啊?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是去……”不等王昀哲说完,张易泽打断道:“你以为什么?你该不会以为我是去古玩市场抢劫吧?你思想真危险,看来我得给你好好上上课了。”

被张易泽调侃的脸红,王昀哲忍不住辩解道:“这也不怪我,是你自己话没有说清楚。去了古玩市场我就能买房,除了抢劫我哪知道还有别的什么途径。”

不怪思想龌龊,反而怪自己没有说清楚,张易泽在心里鄙视王昀哲,不过面对一个比自己惨的多的人,张易泽决定自己大度的选择原谅。

“我刚要回了玉元珠宝的一笔货款你也是知道的,云总答应该20%的奖励,到时候你就拿去买房,有了房子你的忧郁不就治好了。”张易泽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读心护卫最新章节

读心护卫相关资讯

读心护卫

作者:竹叶青
类型:科幻次元 状态:连载中编辑:对酒眉 在读:28350人
  
  • 上车吧&出什么

    “那你上车吧,我们确实是长清市区的,希望你到了市区就别再打扰我们。”打量很久也没有看出什么不妥,云贞儿说道。

    2020-09-25 01:22:41详情点赞(0)回复(0)
  • 太甚,&泽蔑视

    “你不要欺人太甚,我……”司机阿峰听到张易泽蔑视自己,怒道。

    2020-09-24 04:34:11详情点赞(0)回复(0)
  • ,当然&道自己

    听到车里人的说话,司机停止了反击的动作,等待男人的回答,当然他也知道自己不是男人的对手,所以不敢轻举妄动。但是此时张易泽在就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司机看着张易泽的样子,觉得非常恶心

    2020-09-26 02:05:40详情点赞(0)回复(0)
  • 个车而&机大哥

    司机刚想出手,就被张易泽轻易锁住胳膊,笑道:“我就是搭个车而已,司机大哥是不是反应过了?”

    2020-09-25 11:58:46详情点赞(0)回复(0)
  • 不需要&就行了

    “我已经很好看了,不需要你叫我好看,你只要让我搭车进城就行了。”男人装作听不懂司机话里的意思。

    2020-09-23 11:36:21详情点赞(0)回复(0)
  • 约定成&老头子

    “定亲的时候你才两岁,我怎么跟你说啊。要不是到了约定成亲的时候,我自己都忘了这件事情了。”老头子浑然没觉得自己有错,振振有词地辩解道。

    2020-09-26 02:44:54详情点赞(0)回复(0)
  • 找抽是&们云氏

    “乡巴佬你是找抽是吧,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就敢拦截我们云氏集团的车,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司机说完就想把男人拉开。

    2020-09-24 08:15:53详情点赞(0)回复(0)
  • 。对方&,角度

    看着男人轻易就将自己制住,司机知道自己遇到高手了。对方出手速度奇快,角度更是刁钻,要知道自己也是跆拳道九段,一般的人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但是看到男人浑然不把自己当回事。

    2020-09-25 07:46:06详情点赞(0)回复(0)
  • 和四个&将司机

    “不就是一个铁壳子和四个轮子吗?我看也值不了几个钱。你们是去长清市区的吧?是的话载我一程。” 张易泽混不客气地说道,没有将司机的鄙视当一回事。

    2020-09-25 08:14:24详情点赞(0)回复(0)
  • 问我一&不定我

    “师父,其实你也不用这么着急,我没说一定不同意啊。你再问我一次,说不定我这次会同意呢?”

    2020-09-24 01:06:55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