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意外车祸

听见张易泽居然想把额外奖励给自己,王昀哲急忙推却道:“这么一大笔钱我可不能够要,你但是自己留着吧,你以后说没准还得买房子,还得娶媳妇,以后拿钱的地方很多。”有云贞儿有云贞儿这样的未婚妻,张易泽哪里需要买什么房子,不过这话确实不能跟王昀哲说了。这些钱张易泽确实不着急用,建议道:“这钱就算是我借你的,等你有钱了再还给我就行了,现在不是有什么贷款,你就当我给你贷款了。”。...

听到张易泽竟然想要把奖励给自己,王昀哲连忙推辞道:“这么一大笔钱我可不能要,你还是自己留着吧,你以后说不定还要买房子,还要娶媳妇,以后用钱的地方很多。”

有云贞儿这样的未婚妻,张易泽哪里需要买什么房子,不过这话确实不能跟王昀哲说了。这些钱张易泽确实不着急用,建议道:“这钱就算是我借你的,等你有钱了再还给我就行了,现在不是有什么贷款,你就当我给你贷款了。”

“那也不可以,我这么点收入哪里能还得上贷款,要是借钱还不上,那我更加没脸见人了。”王昀哲坚持道,看样子不管王昀哲薯片什么他都不会收了。

“这样吧,房子还是算我的,你就先住着,等你什么时候有钱了,房子再给你总行了吧?你要是再拒绝,就是不把我当兄弟,我会生气的。”张易泽怕王昀哲再次推辞,于是威胁道。

尽管张易泽说的难听,王昀哲哪里还不知道张易泽是为了他好。想到自己和云贞人事都没有几天,张易泽就能够放心借给自己几十万,王昀哲感动地说不出话来。

“这件事情就按照你说的办,等我要铺前了就还你。”王昀哲最终还是答应了张易泽的要求,只是他也在心里暗自发誓,一定要努力挣钱还上张易泽的钱。

两人打车到了城西的古玩市场,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张易泽总是觉得有人跟着自己,看着旁边还沉浸在喜悦中的王昀哲,张易泽低声说道:“我觉得后面有车在跟着我们,你有感觉吗?”

“跟着我们?后面没有车啊啊,你是不是想多了?”王昀哲从车窗往后看,发现后面却是没有继续跟着的车,也觉得可能是自己太敏感了。

一路无话,到了城西的古玩市场,面对着近千家古玩店,王昀哲问道:“易泽,咱们这是去哪里啊?你认得路吗?”

面对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张易泽也不知道应该从哪里开始查找那个文物贩子了,最少不能满大街一个个问吧。看到张易泽也是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王昀哲底气不足的问道:“易泽,你不会也不知道你要找的人在哪里吧?”

“我确实想说我知道的,然而我并不……”不等张易泽说完,一辆失控的车朝着两人身后就撞了过来。车子的速度已经接近了了极致,而两人因为刚刚下车还站在马路边上,几十米的距离几乎马上就冲到了眼前,就连车子和地面的摩擦都仿佛发生在眼前。

“易泽,小心。”站在里面的王昀哲早于张易泽发现失控的车子,拉着张易泽就朝着人行道这边退。但是由于事情紧急,将张易泽甩出马路以后,王昀哲自己却落到了车子跟前,紧接着被汽车撞飞了出去。

“王昀哲,你到底怎么样了?你还能不能说话?你挺住,我马上叫救护车。”张易泽上前扶住正在地上蜷缩的王昀哲,着急地问道。可是这个时候王昀哲早就昏迷了过去,哪里还能听到张易泽的话,张易泽只能眼看着王昀哲不停的吐血。

车祸发生以后,车子并没有停下来,反而沿着马路继续驶去,知道正在拐弯的时候撞到了商店才停了下来。古玩市场发生车祸并且造成多人伤亡的事情很快就传了出去,当相关部门控制局势之后,张易泽已经和王昀哲到了医院。

幸运的是王昀哲虽然受了重伤,但是并没有什么性命危险,张易泽已经问过医生,只要养好了伤也不会落下什么残疾。话虽如此,张易泽悉尼还是非常内疚,如果不是自己拉着王昀哲来古玩市场,王昀哲也不会因为自己受伤。

处理完王昀哲的事情,张易泽也陷入到思索之中。这件事情从始至终都非常诡异,先是自己发现有人跟踪,然后自己刚下车没多久就发生了针对自己的车祸,如果说这里面没有猫腻,张易泽是第一个不信的。

那么到底是谁要置自己于死地呢?张易泽第一个反应是林朝阳,没办法,有前科的人最容易招人怀疑。除了林朝阳以外,另一个重要嫌疑人就是张成山,自己的这位上司表面宽宏大度,私下里心眼却很少。

除了这两人意外,别人也不是没有嫌疑,比如说吴总或者那个自己要找的人。吴总的动机很简单,只要灭了自己,那么就没有人知道紫玉朱雀符的事情了,那两百多万也不用还了,可谓是得了利益也得了实惠。

还有自己寻找的那个文物贩子也不是没有动机,如果这块玉符来路不正,那么自己在寻找他的事情被发现之后,杀自己灭口也不是做不出来。这个时候张易泽才发现,自己刚下山没有多久竟然有了这么多敌人。

怀疑的人太多,张易泽一时间也不知道从哪里下手。不过现下有一件事情必须要做的就是替王昀哲和自己请假。以王昀哲的伤势,估计短时间之内没有恢复的可能,张易泽要照顾王昀哲,也要请假一段时间。

“贞儿,我可能要请几天假了,顺便也要替王昀哲请几个月的假。我们刚才出了车祸,现在王昀哲身受重伤,恐怕暂时不能上班了。”张易泽打通云贞儿的电话说道。

“你们发生了车祸?你有没有受伤啊?”云贞儿鬼使神差地问道。

听到云贞儿的关系,张易泽幸福感爆棚,果然云贞儿还是关心自己的,不过害怕云贞儿担心,张易泽安慰道:“我没有什么事情,只是王昀哲为了救我才受伤的,我得在这里陪着他,所以需要请几天假。”

“请假的事情我准了,你先照顾他吧,过段时间我会派人慰问的。”云贞儿也察觉到自己失言了,故作镇定地说道。

请完了假,张易泽打算去病房看看王昀哲,等张易泽进入病房,发现王昀哲已经醒了,张易泽主动上前问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麻药估计要消退了,到时候可能会很疼。”

“你把我当女人了不是,这么点伤有什么,疼就疼吧。对了,我这伤没事吧?不会落下残废什么的吧?”王昀哲语气平淡的问道,如果不是他的声音颤动,张易泽都不会发现他心中的害怕。

“不会残废的,我问过医生了,他说你休养三五个月就能休息好。刚才的事情真是谢谢你,要不然躺在这里的就是我了。”张易泽感激道。

他是真的非常感谢王昀哲,如果不是当初王昀哲拉了自己一把,自己的情况估计比王昀哲好不到哪去。张易泽也没有想到才认识几天的朋友竟然在关键时刻可以以命相救,这让张易泽发自内心的感激。

“你以前还说我太客气,你现在不也一样吗?咱们既是朋友又是兄弟,我救你也是我应该做的,我不相信当我需要你救的时候,你会选择袖手旁观,同样的道理我也不会。”王昀哲说道。

“确实是我矫情了,以后这样的事情我不说了,咱们谁都不提了。车祸的事情你放心,我一定不会放过罪魁祸首。”张易泽狠狠地说道。如果真的了解张易泽的人看到这样子的样子,肯定知道张易泽已经是彻底激怒了,这件事情不管幕后黑手是谁,张易泽都不会放过。

“易泽,你的意思是说这件事情不是意外?可是当时确实是车辆失控啊,没有必要为了撞我们,司机连自己的性命也不顾了吧?”王昀哲奇怪的问道。

“这件事情你不用管了,你只负责把身体养好就行了,我一定会给各交代。”张易泽安慰道。

说了没有几句,王昀哲已经没有多少精力,张易泽也不再打扰,识趣的走出了病房。今天的事情张易泽确定不是意外,但是有不知道凶手是谁,所以他打算一个一个的查起,这第一个怀疑对象就是林朝阳了。

张易泽跟林朝阳也没有多少恩怨,顶多就是自己看他不顺眼,一脚把他给踹飞了。就这一脚之仇,林朝阳就找人报复自己,这样睚眦必报的人,实在不能不怀疑啊。要想调查林朝阳,张易泽的能力是不够的,但是有一个人一定知道。

打定了主意,张易泽就打车去了本市的武术学校,因为根据张易泽得到的消息,曾经跟自己交过手的魏正辙就在这里当教练。既然能被林朝阳情爱当打手,那么说明魏正辙对林朝阳是了解的,最少比自己要了解的多。

通过多方打听,张易泽终于到了魏正辙的办公室门口,尽管自己和魏正辙并没有什么交集,但是上次自己放了魏正辙一马,那么这次的事情魏正辙基本上会答应自己的要求。

“位教练,真是好久不见了。”张易泽进门说道。

看到张易泽进来,魏正辙明显有些吃惊,他和张易泽已经没有关系了,莫非张易泽是来秋后算账的?想到这种可能,魏正辙豁出去道:“如果你是来找我麻烦的,那么我任你处置,毕竟是我动手在前的。”

读心护卫最新章节

读心护卫相关资讯

读心护卫

作者:竹叶青
类型:科幻次元 状态:连载中编辑:对酒眉 在读:28350人
  
  • 来的,&搭车,

    “我不是谁派来的,要非说是谁派我来的,那就是我师父派我来的。我只想搭车,不想干别的。”张易泽被司机的眼神惊到,想起刚才美女的话回答道。

    2020-09-22 01:36:05详情点赞(0)回复(0)
  • 找她麻&。

    云贞儿实在没法把这个一身吊丝样子的张易泽跟找她麻烦的黑帮大佬联系起来。对于无关紧要的人,云贞儿也不想多费心思。

    2020-09-23 11:44:52详情点赞(0)回复(0)
  • “背着&,想要

    “背着你定亲是我不对,我这就帮你推掉亲事。”但是老头子好像没有明白张易泽的意思,想要将亲事推掉。

    2020-09-21 11:55:29详情点赞(0)回复(0)
  • 时云贞&道怎么

    对于突然出现的张易泽,此时云贞儿心里非常忐忑。云氏集团的仇人不少,要是真的有人来找茬,她还真不知道怎么办。而且对于司机阿峰的功夫,云贞儿是有数的,见阿峰都不是男人的对手,云贞儿只得出言询问。

    2020-09-23 06:05:41详情点赞(0)回复(0)
  • 八月初&躲避着

    八月初的天气正是一年中最炎热的时候,这个时候除了乡野间玩闹的孩子,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出来,人们更喜欢在家吹着空调,躲避着炎热的天气。

    2020-09-21 06:38:20详情点赞(0)回复(0)
  • 坚决反&哪里还

    不管老头子怎么说,张易泽坚决反对定亲,尤其还是娃娃亲。也不怪张易泽反对,现在都什么社会了,哪里还有什么娃娃亲啊。自己都不知道女方是美还是丑,要是丑的跟钟无艳似的,自己还不是亏死了。

    2020-09-21 08:14:32详情点赞(0)回复(0)
  • “不就&的鄙视

    “不就是一个铁壳子和四个轮子吗?我看也值不了几个钱。你们是去长清市区的吧?是的话载我一程。” 张易泽混不客气地说道,没有将司机的鄙视当一回事。

    2020-09-21 06:43:34详情点赞(0)回复(0)
  • “大小&张易泽

    “大小姐,咱们并不认识他啊,要是他是坏人怎么办啊?”司机阿峰听到云贞儿让张易泽上车反驳道。

    2020-09-21 10:37:22详情点赞(0)回复(0)
  • 己的幻&泽的样

    听到车里人的说话,司机停止了反击的动作,等待男人的回答,当然他也知道自己不是男人的对手,所以不敢轻举妄动。但是此时张易泽在就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司机看着张易泽的样子,觉得非常恶心

    2020-09-21 11:28:55详情点赞(0)回复(0)
  • 找抽是&活得不

    “乡巴佬你是找抽是吧,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就敢拦截我们云氏集团的车,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司机说完就想把男人拉开。

    2020-09-23 06:09:10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