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有未婚夫了

姜父疼儿子,没办法站起身回去看。姜母看见姜岩这样,是在不不忍心,就劝道:“儿子啊,不来就不来呗,我们还非她不可以了吗?她一点儿都不关怀你,咱们切记她了。”“不行啊,妈,你不姜母看到姜岩这样,是在不忍心,就劝道:“儿子啊,不来就不来呗,我们还非她不可了吗?她一点都不关心你,咱们不要她了。”。...

姜父疼儿子,只能起身出去看。

姜母看到姜岩这样,是在不忍心,就劝道:“儿子啊,不来就不来呗,我们还非她不可了吗?她一点都不关心你,咱们不要她了。”

“不行,妈,你不知道,是我对不起霜尘,我得给他道歉,不然她就跟有钱大老板跑了,我更追不回来了。”姜岩虽然相信叶霜尘没有被人包/养。

但是那天看到的封肃临,不管哪方面都不比他差,对方想要趁虚而入的话,他不保证叶霜尘不会动心。

“她真的傍上个有钱的要跟你分手?”姜母有些生气地问道。

“我还没同意呢,我没同意我们就不算分手,而且我这伤是因为她才受的,她不可能丢下我不管的。”姜岩跟魔症了似的。

封肃临的办公室内,助理正在向他汇报姜岩受伤的事情。

他安静地听完后,周身温度都降低了,助理在一边抖了抖身体,把衣领拉紧了些。

“小丫头还不知道姜岩受伤住院的事吧?”封肃临问道,眼中闪着冷光。

“不知道,去告诉她的人,被您派去的人给拦住了。”助理心想着,要是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办不好,他跟那些保镖都要丢饭碗了。

封肃临点点头,“你买一束花去看看姜岩,顺便给他父母一张我的名片,让他们知道一下我的身份。”

助理不知道封肃临的用意,也不敢问,只要照做就行了。

于是姜岩等到晚上都没见到叶霜尘,倒是迎来了一个相貌斯文,穿着将就的眼镜精英男。

“你们好,我姓赵,是封总的助理。”赵祺说着把名片递上,却不是他的名片,而是封肃临的。

姜母接住看了一眼,眼里全是茫然,就连姜父跟姜岩也是一样。

“哦,忘记介绍了,封总就是叶霜尘叶小姐的未婚夫,是他让我来看姜先生的。”赵祺笑着推了推眼镜,然后礼貌地鞠了一个躬就准备走人。

姜家三口跟被雷劈了似的,半天反应不过来。

还是姜母最先有动静,她一把拉住要走的赵祺,“你什么意思?什么叶霜尘的未婚夫?她有未婚夫了,什么时候的事?”

“这些你们就不用操心了,只要清楚叶小姐是有未婚夫的人了,往后跟姜先生再无瓜葛,请你们谨记。”赵祺推开姜母的手,朝外走去。

走到门口赵祺又回过头来,对懵逼的一家人说道:“对了,封总说你们有什么事的话,就直接去找他,别再去打扰叶小姐了。”

叶霜尘一天都没课,之前找了几个打工的地方都没有回信,因为她还要上课,上班时间不固定,兼职都不好找,她也不想出去白受累,就打算在家偷个懒。

封肃临的别墅什么都好,让她不自在的原因,就是因为这是封肃临的房子。

她昨晚想再争取一下去住校,但是封肃临一直没给她机会。

今天她时间充裕,想好好准备一下。

“第一步!先给封先生做一顿丰盛的晚餐,他劳累的一天,回来看到我已经给他做好饭了,一定很感动,到时候提任何要求,相信他都会认真考虑的。”

叶霜尘又拿出了她的计划书,对着房间里的穿衣镜念道。

封肃临中午一般不回家的,但今天叶霜尘的司机告诉他,叶霜尘一天都没课,他就想回去看看。

他进门也没有刻意放轻动作,却因叶霜尘念她的计划书太投入,以至于根本就没发现他回来了,并且已经站在她的房间门口。

“第二步,我要怎么才能礼貌又不冒失还自然而然的提出要去住校的要求呢?”叶霜尘捏着下巴,在镜子面前走来走去。

走了几步,叶霜尘又拿笔在纸上写写画画,像是在做什么精密的计算一样。

几分钟后,她把笔一扔,又站到镜子面前。

“封先生您风度翩翩,如下凡的谪仙,您的一举一动都令我心生向往……嘶,太肉麻了,到时候面对他那张严肃刻板的脸,我怎么说的出口,不行不行,这段改改。”叶霜尘把自己惊起了一声鸡皮疙瘩。

“咱们朴素一点,真诚一点好吗?”叶霜尘清了清嗓子,又接着念道:“封先生您人美心善,一定能明白我的苦楚,我不是不想住在你家,只是去学校对我而言更方便,司机大叔年纪大了,每天来回的奔波也不好……”

还没念完,叶霜尘就自己泄气地吐出一口气。

“太虚伪了啊,我自己都听不下去了,我本来就是不想住这里嘛,还有什么司机大叔年纪大,来回奔波不好,人家就是吃这碗饭的,不奔波才不好吧?天啊,怎么这么难,活着太难……”叶霜尘崩溃了,把计划书一扔,准备跳上/床打几个滚发泄一番的。

结果计划书划出一条优美的弧线,飞向了门口,正好落入在门口观看已久的封肃临手里。

“哎哟!”叶霜尘一晃眼看到封肃临站在门口,而她已经做好了要飞上/床的动作。

于是就导致了她蓄力满满,后劲不足,飞没飞上去,一头撞在床角上,床垫很硬,而她皮肤白皙,刚撞上就出现了一个红印。

封肃临满口质问被卡在喉咙里,看到她摔到,几步上前把人拎了起来。

“撞疼了吧?”封肃临把叶霜尘揉着额头的手拿开,用手轻轻帮她揉了揉。

“封先生,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跟个鬼似的,一声不吭,你不知道这样是会吓死人我,我刚才是撞在床上,要是我撞在衣柜上,桌角上,我可能已经血溅当场了。”叶霜尘先发制人。

“这么说,还是我的错了?”封肃临觉得好笑,却又要极力压制住上翘的嘴角。

“那不然呢?让我这么吓吓你试试!”叶霜尘没好气的说道,高冷地拒绝封肃临的搀扶,靠在床边不肯起来。

封肃临也没坚持,只道:“恐怕没这个机会了。”说完把手上的“计划书”放到叶霜尘面前的床上。

言下之意就是,除了叶霜尘,这世上估计没有第二个人会做这种事了。

封肃临不是第一次看到叶霜尘这么精分,在她算计他的酒店里,他也见过。

“我想问个问题。”封肃临说道。

“我能不让你问吗?”叶霜尘反问。

封肃临摇摇头,表示不能,“跟我提你要去住校,和你算计睡我是同等难度的大事?”不然怎么会郑重到要写计划书的地步?

“是啊,封先生,看在我这么认真严肃的份上,你同意我去住校吗?”叶霜尘也懂得顺杆子往上爬,虽然一切都超出了她的计划,但是现在提出来也是很合适的。

“不同意,还是那句话,让你住我家,能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你以后也不用再想了。”封肃临拒绝了,拒绝得非常干脆,还把叶霜尘以后的念头也给断了。

暖婚甜妻宠上天最新章节

暖婚甜妻宠上天相关资讯

暖婚甜妻宠上天

作者:泡面
类型:总裁豪门 状态:连载中编辑:捱过春秋 在读:14790人
  叶霜尘被接回叶家后,始终低眉不顺眼,逆来顺受。一直到她意外发现继姐把她初恋男友睡了。她就在叶家怼天怼地,跟继母继姐斗斗智斗勇勇。更有甚者脑子一热,部分设计要把继姐的未婚夫给睡了!“第二步,扒光他,然后睡了他!!!”因为她写计划的时候,志气满满,所以在后面加了几个大叹号,以至于现在念出来,都莫名带着几分铿锵。。
  • ,没注&安静躺

    在她埋头思考的时候,没注意到大床上那个本该安静躺着的人动了动。

    2020-10-21 01:12:40详情点赞(0)回复(0)
  • &是想收

    但叶霜尘绝对是他见过胆大妄为的一个,从灌酒开始,一路都是破绽,他若是想收拾她,她都不知道死几百次了。

    2020-10-21 10:11:34详情点赞(0)回复(0)
  • 在床边&不去手

    叶霜尘在床边徘徊了一会儿,面对着封肃临一张禁欲十足的脸,着实有点下不去手。

    2020-10-21 02:13:51详情点赞(0)回复(0)
  • 城众单&在多不

    封肃临长得好看,家世背景都是顶尖的,各方面条件都能令A城众单身女性为止疯狂,所以想爬上他的床,亦或是想把他拐上/床的人实在多不胜数。

    2020-10-21 03:52:16详情点赞(0)回复(0)
  • 跟他稍&触,尤

    说突破重围有点夸张,毕竟那会儿他周围是没有人的,跟他稍微熟悉点的人都知道他这里有个规矩,只要是个人都不得近他周身一米之内的范围,他厌恶甚至是打心里抵触跟别人肢体接触,尤其是异性,违者死。

    2020-10-22 11:10:17详情点赞(0)回复(0)
  • …这一&我们来

    “额……这一步先略过吧,我们来看看后面。”这话她是对镜子里的自己说的。

    2020-10-20 06:29:24详情点赞(0)回复(0)
  • 续敬了&作,就

    狠人叶霜尘连续敬了封肃临几杯酒,他还看不出她是别有用心,就是个傻子,但他也没发作,就不动声色的喝着酒,接着就名正言顺的“醉了”,还是醉得不省人事那种。

    2020-10-23 05:59:00详情点赞(0)回复(0)
  • 叶霜尘&有勇气

    难的是叶霜尘竟然真有勇气突破重围,端着一杯酒直接撞进了他怀里。

    2020-10-22 06:11:02详情点赞(0)回复(0)
  • 才由着&叶霜尘

    兴许是太久没跟人这么近距离接触过,让他忘记这样的接触竟是带着几分从未体验过的温暖了,他想再体验片刻,这才由着叶霜尘把他带进了酒店。

    2020-10-21 07:29:23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