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要赔偿

叶霜尘捂着头,推着封肃临往外走,“我现在的脑袋疼,你快回去,切记让我看见你。”封肃临肯定是她见过最铁石心肠的人,怎么说都说不明白!专断专横跋扈,放中国古代是一个暴君!“你封肃临绝对是她见过最铁石心肠的人,怎么说都说不通!。...

叶霜尘捂着头,推着封肃临往外走,“我现在脑袋疼,你快出去,不要让我看到你。”

封肃临绝对是她见过最铁石心肠的人,怎么说都说不通!

独断专横,放古代就是一个暴君!

“你在学校没遇到什么事么?”封肃临被推倒门口,回过头来问。

“没有。”叶霜尘想也不想就回道,对她来说,学校里遇到那些都是小事,唯一一次解决不了的,封肃临都已经帮他解决了。

“你那个前男友呢?还在纠缠你吗?”封肃临又问。

“他敢吗?他敢纠缠,我打断他的腿。”叶霜尘想到姜岩,就能立刻化身泼妇。

封肃临没告诉她,姜岩的腿是真的断了。

他下午到公司,不出意外地见到了姜岩的父母,两个穿着打扮,形象气质都跟封肃临办公室格格不入的中年人。

姜父姜母从没来过这种地方,拘谨得很,连沙发都不敢坐,怕身上太脏,给人做脏了赔不起。

“您,您就是我家霜尘的未婚夫吗?”先开口的是孟母,面对封肃临的气场,她不自觉带上了敬语。

封肃临抬头看了两人一眼,险些把两人吓得跌坐到地上。

“提醒你一句,叶霜尘不是你家的。”封肃临说道:“她是我的未婚妻,跟你们的儿子姜岩没有一点关系,希望你们把这一点记在心里,我不希望再次听到你们口误。”

“是,是是,封总您说的是。”姜父比姜母怂多了,赶紧拉住姜母,怕她再说错话。

姜母甩开姜父的人,色厉内荏道:“怕什么?我们来找封总是有正事的。”

“有事快说。”封肃临让赵祺把名片给二人送过去,故意把他们引来这里,他当然知道他们是有“正事”的。

夫妻两人,你推推我,我看看你的,谁都开不了口。

“不说就请离开吧,我还有事要处理。”封肃临下逐客令。

姜母一咬牙说道:“封总,您现在是叶霜尘的未婚夫,我们自然会让姜岩跟她断干净,但是现在姜岩为了她受伤,一条腿都要废了,你这么有钱的大总裁,总不能连一点赔偿都不给吧?”

“这是一百万支票,你们拿着去带你们的儿子滚得远远的,别再让他纠缠我的未婚妻。”封肃临潇洒地签了一张支票扔给二人。

姜父姜母拿着支票,兴奋得双手不停颤抖。

他们来之前,只梦想着能要到几万块钱,把姜岩的医药费给了,他们就心满意足了。

没想到大老板就是大老板,竟然一出手就是一百万。

一百万啊!他们这辈子都没一次性见过这么多钱。

两人再三保证,一定让姜岩跟叶霜尘断了,封肃临量他们也不敢撒谎骗他,这才让他们走了。

姜父姜母拿着支票回到医院,就赶忙帮姜岩收拾东西,姜岩的情况,回家养着就行了,但他要是继续住在医院了,让叶霜尘知道他受伤,跑来医院看他就不好了。

封肃临可不允许叶霜尘跟姜岩再有来往的。

“爸妈,你们干什么?我不出院,我还要等霜尘来看我!”姜岩心里也慌张得很,都这么些天了,为什么叶霜尘还没来?

是不知道他受伤住院,还是知道了也不想来?

以这段时间叶霜尘对他的态度,他也知道叶霜尘绝情起无人能及,如果她真的对他没有感情了,知道他受伤不来看他也不是不可能。

“儿啊,你就别想着她了,她都有未婚夫了,而且封总给了我们一百万,让我们带着你离开,别等了。”姜母拍拍姜岩的背安慰道。

“你们说什么?一百万?我跟霜尘的感情才值一百万吗?你们太让我失望了!”姜岩甩开姜母的手,“你们拿的钱呢?去还给她未婚夫,我们不要钱,我只要叶霜尘!”

“你傻了你?没有钱哪有女人?她为什么要跟你分手?还不就是因为你家里穷,比不上人家未婚夫,儿子啊,醒醒吧,别再为一个见钱眼开的女人伤心了,她不值得啊!”姜母说道。

她说别人见钱眼开的时候,完全没想过她正拿着人家的支票。

“不会的,妈,霜尘不是那样的人,我们再等等好不好?说不定她一会儿就来了,我就想见见她跟她说几句话就行了,我们等到明天,明天她还不来,我就跟你们走好不好?”姜岩痛哭流涕的样子看着也着实可怜,尤其眼前的人还是他的母亲,当然会不忍心。

于是姜父姜母就陪着姜岩,在医院里等到天黑,然后天亮。

姜岩早上醒来,趁父母都还没醒,自己杵着拐杖去了学校,在医院这些天,他心里生出了一个执念,一定要让叶霜尘知道他受伤了,一定要让叶霜尘知道!

他先打电话问了室友叶霜尘的课程,猜测她回去图书馆,他就在图书馆门口守株待兔。

叶霜尘上了两节课才去的图书馆,姜岩就杵着拐杖在图书馆门口站了两节课的时间。

“霜尘!”看到叶霜尘出现,姜岩迫不及待地喊出声。

叶霜尘看到姜岩打石膏的左腿,先是一愣,然后才问道:“你腿怎么了?”虽然她才心里想过要打断姜岩的腿,但她还没付诸行动呢,难不成她的念力这么厉害?

“霜尘,你不知道我受伤了对吧?”看到叶霜尘的反应,姜岩是高兴的,起码证明了叶霜尘没有绝情到明知他受伤住院了还不去看他的地步。

“真不知道。”叶霜尘走到他面前,说道:“麻烦让让,我要进图书馆。”姜岩站的地方,刚好挡住了她的去路。

姜岩的表情出现了瞬间空白,“你,你就不关心关心我?”

“哦对,忘记了,姜同学,好好养伤,争取早日回来上课。”她说完,伸出两根手指头拉住姜岩的病号服,轻轻地把他往旁边挪了一下。

姜岩被气得不行,拿拐杖挡住了门,不让叶霜尘进去。

这会儿也没其他人来,还真能让姜岩为所欲为。

看到他这样,叶霜尘要不是念在他现在是个瘸子的份上,她能再赏他一脚。

“姜岩,瘸都瘸了,能别作死了吗?”叶霜尘奉劝道。

她甚至一点都不关心他是怎么受伤的,受伤严不严重,需要多久才能好。

姜岩想到就是一肚子怨气,指责道:“叶霜尘,你太让我失望了,我都受伤住院了你还不闻不问的,是不是我死了都引不起你的主意啊?”

“是啊姜岩同学,你的死活跟我有什么关系?你要挡在这里是吧?行,你当着,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叶霜尘转身离开,不打算去图书馆了。

叶霜尘要走,姜岩就拄着拐杖在后面追,虽然他吊着一条腿,但速度却没慢,对她紧追不舍。

“叶霜尘,我是因为你才受伤的,我下半辈子都瘸了,你得对我负责!”姜岩冲着叶霜尘喊道。

暖婚甜妻宠上天最新章节

暖婚甜妻宠上天相关资讯

暖婚甜妻宠上天

作者:泡面
类型:总裁豪门 状态:连载中编辑:捱过春秋 在读:14790人
  叶霜尘被接回叶家后,始终低眉不顺眼,逆来顺受。一直到她意外发现继姐把她初恋男友睡了。她就在叶家怼天怼地,跟继母继姐斗斗智斗勇勇。更有甚者脑子一热,部分设计要把继姐的未婚夫给睡了!“第二步,扒光他,然后睡了他!!!”因为她写计划的时候,志气满满,所以在后面加了几个大叹号,以至于现在念出来,都莫名带着几分铿锵。。
  • 开始他&。

    叶霜尘以为他被灌醉了,其实没有,从一开始他就没醉,一路过来都是装的。

    2020-10-18 09:07:27详情点赞(0)回复(0)
  • 觉,还&阵才敢

    他正常的反应,应该是一脚把叶霜尘踹开,但他忍住了,因为他发现跟叶霜尘近距离的接触,他心里竟没生出一丝反感来,他以为那是短暂的错觉,还由着她摸了一阵才敢确认。

    2020-10-17 03:24:12详情点赞(0)回复(0)
  • 我要怎&着。

    “OK,现在回到第二步,我要怎么样才能睡了他呢?他现在醉得人事不知,睡是不可能真睡的,可是不睡的话,要怎么让他相信我们之间发生了关系?”叶霜尘拧着眉努力思考着。

    2020-10-19 09:41:55详情点赞(0)回复(0)
  • ,仰头&喝了下

    结果封肃临一瞬不瞬地盯着叶霜尘,虽然周身气场实在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可他没恼也没怒,接过酒杯,仰头喝了下去。

    2020-10-19 09:40:15详情点赞(0)回复(0)
  • 要碰到&扣子时

    叶霜尘深呼吸了无数次,每次伸手要碰到封肃临的衣服扣子时,她又害怕的缩了回去,在她第五次伸出手的瞬间,“醉酒”的封肃临实在忍无可忍,直接抬手一把抓住她往床上拽,然后翻身将人压在了身下。

    2020-10-17 03:54:46详情点赞(0)回复(0)
  • 小毛病&时候,

    这是她的一个小毛病,心里没底的时候,就会对着镜子给自己加油打气。

    2020-10-17 10:36:37详情点赞(0)回复(0)
  • 就别怪&道:“

    “您不说话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啊!”她搓搓手,苦恼道:“该从哪里下手好呢?”

    2020-10-18 03:01:56详情点赞(0)回复(0)
  • 禁欲十&有点下

    叶霜尘在床边徘徊了一会儿,面对着封肃临一张禁欲十足的脸,着实有点下不去手。

    2020-10-18 07:55:32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