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容衍你死定了

我这个人,泪腺不不发达。平日里不怎么哭,十二三岁的有一次摔断了胳膊,去医院里中医正骨打石膏也没哭,几个医生都啧啧啧啧称奇,说这个小姑娘性子真烈,真勇敢地。我也不是勇敢地,我是爱平素里不怎么哭,十一二岁的有一次摔断了胳膊,去医院里正骨打石膏也没哭,几个医生都啧啧称奇,说这个小姑娘性子真烈,真勇敢。。...

我这个人,泪腺不发达。

平素里不怎么哭,十一二岁的有一次摔断了胳膊,去医院里正骨打石膏也没哭,几个医生都啧啧称奇,说这个小姑娘性子真烈,真勇敢。

我不是勇敢,我是爱逞强,不爱在别人面前流眼泪。

但现在这里没有别人,只有我和外婆。

可是我仍然没有流眼泪。

外婆床底下的大冰块冷的我上牙齿撞着下牙齿。

躺在床上的外婆瘦的脱了形,昨天中午我喂她喝银耳汤,她还能跟我说出单音节的字:“甜。”

今天,她直挺挺地躺在这里,一个字都说不了了。

我不相信昨天还能喝下去一整晚银耳汤的人现在忽然没有了。

在这个世界上,我唯一的,唯一的亲人。

没有了。

我不想流泪。

我只想骂街。

贺一炀给我打电话,贱男两个字在我的手机屏幕上跳跃。

我接起来不讲话,他的声音真刺耳,像泡沫摩擦在玻璃上的声音:“ 小鹿,是不是你,是不是你?”

他像个白痴一样,我跟他讲过了不要叫我小鹿。

我不适合一切小清新。

我整个人都是恶趣味,我三岁的时候他就应该知道。

因为那年我跟他刚认识,他七岁我三岁。

我把他引到花园的花房里,把他推进了粪桶。

然后我站在那里哈哈大笑,粪桶是干的,里面没有粪,但是还是很臭,贺一炀一身臭烘烘的看着我傻笑。

小时候不懂事,后来大点了,觉得贺一炀是世界上最宠我的人。

再后来才知道,他不是宠我,是宠我的钱。

我坐在外婆的身边,伸出手轻轻抚摸她的脸颊。

人死了,一切都变得僵硬。

包括她脸上如同深深沟渠般的皱纹。

贺一炀的声音仍然在话筒中呱噪:“小鹿,姑婆的遗体不见了,被人从殡仪馆里偷走了,是不是你做的小鹿?是不是你?”

“你猜。”我挂掉了电话,顺手扔进了外婆床下的冰桶里。

我不相信我外婆会好端端地心脏衰竭,我要给外婆尸检。

我有一个法医朋友,我从冰桶里掏出我的手机,但是已经成功废掉了。

我出去找容衍问他借手机,他正在给白芷安打电话,我抢过来,白芷安在电话里哭的凄凄惨惨:“衍,我不知道小鹿为什么这样做,我爹地报警了,我没拦住,呜呜呜呜。”

小鹿?呵,刚才她咬牙切齿地喊我的名字的时候倒是蛮大声。

我直接挂掉电话,容衍拧着眉头,呵,他星辰一样的眼眸已经蒙上了怒意了。

好看的人生气都是好看的。

我就是特别想惹他生气,因为我的心情实在是太糟糕了。

“借电话一用。”我开始拨我法医朋友的电话,但是我不记得电话号码。

我正在冥思苦想电话号码的时候,我听见容衍在跟我说话:“警察在路上了。”

“白芷安是不是傻,我都把她给放了,她告我绑票?”白芷安就算是个绿茶,也只是一个智商不怎么高的绿茶。

“不光是绑票,还有偷你外婆的尸体,我也报警了。”

他语气好平淡,好像在讲别人的事情。

我有点小惊讶:“尸体是你偷的,大哥。”

“警察说是谁就是谁了。”容衍拍拍我的肩膀,指了指前方:“警察来了。”

我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果然看到了几辆警车在教堂门口停下来,然后很多荷枪实弹的警察下车朝我跑过来。

他们把我当做悍匪了,我早就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连蚂蚁都不会踩死一只。

一个晚上我进了两次派出所,夜生活极其丰富。

“容衍。”我万万没想到他居然帮我偷了尸体还报了警这么骚的操作,我咬牙:“你帮我把外婆藏起来,不然等我出来我要你好看。”

我一回头,容衍已经飞快地消失在夜色中了。

呵,男人。

我第一次没猜透别人下一步要干什么。

我成功被警察捉进公安局,这一次不是派出所了,我被当做重犯关起来。

我以为这次还会有人救我出来,但是没想到我被关进了拘留所。

一小时,两小时。

一天,两天。

我打给我认识的所有律师,没有一个人肯帮我。

也是,我现在被贺一炀一家给赶出了简家,我穷的叮当响不说,我得罪了白家,又被贺一炀他们一家打压,有人帮我才怪。

后来我听说外婆被找到了,送回了殡仪馆,然后她就被火化了。

外婆的葬礼我没办法参加,我正在拘留所里跟几个小姐打架。

她们不是我的对手,每天追求的不是奢侈品就是满脑子想的怎么取悦于男人。

我从小练散打的出身,她们打不过我,快被我给虐死。

反正我估计暂时出不来,还不如打个痛快。

然后,我就被调单间。

一个人很无聊,我就挖墙皮,用小石头在墙上写字。

白芷安,大绿茶。

贺一炀,软饭王。

容衍,你死定了。

后来被警察发现了,给我一桶乳胶漆罚我把整面墙都重新刷一遍。

这一天,我正刷的满头满脸都是白漆的时候,警察过来跟我说:“有人来看你。”

一般来说进拘留所的期间是不容许有人探视的,会是谁来看我?

是不是我的真命天子踩着七色云彩来打救我?

我跟着警察来到接见室,看到玻璃墙外面的几个人的时候,我很后悔我没把刚才的白油漆给提过来,我肯定要泼他们一头一身。

来人是贺一炀一家,表舅妈和表舅,还有贺一炀,他们身后还站着一个西装革履,头发梳的跟狗舔一样的中年男人。

从他手里提着的公文包我就能猜出来,那个男人准保是律师。

我转身就走,警察拉住我:“你有二十分钟的时间,你要珍惜。”

我站住了,想一想我回去还是得刷白墙,还不如跟他们玩玩。

我在椅子上坐下来看着他们,表舅妈掏出手帕抹了一把眼睛就开始哭。

谋爱成婚最新章节

谋爱成婚相关资讯

谋爱成婚

作者:芭了芭蕉
类型:都市修真 状态:连载中编辑:对酒眉 在读:28661人
  被贱男坑走全部身家之后,简寺鹿也算最更年轻的女富豪。世界上就也没比她更惨的,却有比她更倒霉透顶的。做人家舔狗能舔到一无所有的,简寺鹿还从来没有没见过。容衍有一张全世界最好是他的眼睛很亮,我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