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白芷安真小气

“我把你这句话给录下去了,到时候给容衍听,看你但是他心中的小仙女不?”“简寺鹿,你把手机给我!”白芷安向我扑回来,摸遍我全身也没摸到手机。白芷安摸的我很痒痒的,我白芷安摸的我很痒痒,我推开她:“白芷安,你什么时候对女人感兴趣起来了?”。...

“我把你这句话给录下来了,到时候给容衍听,看你还是他心中的小仙女不?”

“简寺鹿,你把手机给我!”白芷安向我扑过来,摸遍我全身也没摸到手机。

白芷安摸的我很痒痒,我推开她:“白芷安,你什么时候对女人感兴趣起来了?”

她扭头在客厅里寻找,才发现我的手机放在餐桌上。

“你骗我?”她柳眉倒竖。

我骗她不是日常么?

从小到大我就耍她,她比我大那么多还总是被我骗。

然后,她就哭着跟外婆告状,外婆就老揍我。

其实,白芷安是阴坏,她的坏是恶毒的。

她把我养了好久的小鸟给淹死了,我才在她的茶杯里放鸟屎的。

但是我说她弄死了我的鸟,没人信。

她说我在她茶杯里放鸟屎,所有人都来骂我。

我觉得外婆心里跟明镜一样,她有时候就跟我说:“简寺鹿,老虎不吃人恶相难看你知道吗?哪怕你的心再善良,别人都看到你龇牙咧嘴的一面,还以为你要吃人呢!”

她的意思就是白芷安扮猪吃老虎呢!

我什么都行,就是不会演戏,虚伪不了。

白芷安瞪着我,胸口起伏,气的不轻。

她缓了缓就放弃了跟我谈判,打开她的包递给我一张卡。

“我知道你现在比较缺钱,也没地方住,这点钱你拿着。”

“条件。”明人不说暗话。

“你把孩子拿掉,和容衍划清界限。”

“白芷安。”我看着她手里的卡:“你真土,偶像剧现在都不这么演了,你还这么老套。”

“我说了你拿不到遗产的,你以为就算拿到容衍会跟你分?他是傻子?”

“我看他是个傻子,居然看上你。”

“你。”她又一次成功被我气到。

“按照电视剧的剧情,我应该悲愤地拒绝你的卡,然后你把一杯水泼到我脸上?”

“简寺鹿。”她还想游说我,但我已经飞快地将她手里的卡接过来了。

“里面多少钱?”

“五百万。”

“你这么抠?你知道我跟容衍要多少?”

“多少?”

“五千万。”

“他哪来这么多钱?”

“就是因为没有,所以我们才谈崩了。”我把卡揣进口袋里。

白芷安瞪着我:“你同意了?”

“卡我收下了,反正我最近很穷。”

“那你什么时候搬走,什么时候去拿掉孩子?”

“看我心情。”

“简寺鹿,你收了我的钱,你不能...”

“知道了知道了,你让我歇一会。”我舒舒服服地躺着,从我的角度来看都看到白芷安的鼻孔了。

我闭着眼睛装睡觉,后来白芷安就走了。

我觉得我们是天生的敌人。

就像是老鼠和猫。

就像是老鹰和小鸡。

就像是猎豹和兔子。

总之强者的一方就一定要吃掉弱者的一方。

我和白芷安都想当老鹰猎豹之类的。

但是方法不同,她用的是阴毒,我用的是智慧。

我和白芷安谁都看不上谁。

我在沙发上睡着了,醒来之后天都黑了,容衍还没回来。

我饥肠辘辘,他的冰箱里连片肉都没有,我只能出去觅食。

觅食之前我去查了下白芷安给我的卡,她说里面有五百万。

没有密码我直接查询,里面倒是有钱,但那数字后面的零少的我都不用数。

她还说给我五百万,里面只有五十块。

白芷安真小气,连一百块都不肯给我。

可见她够了解我,知道我收了钱也不会走,所以她当然不可能给我钱。

我和她这场,算是打平。

我在小区门口的东北菜馆吃了顿锅包肉,那个香啊。

老板一家都是东北人,老板的小孩巨好玩,操着一口的东北话跟我唠:“你哪儿银哪?”

“我就这儿的啊。”

“我发现你们南方女银,见天拾掇的也太利索了。”

我不太懂,老板娘笑着跟我翻译:“她是说你打扮的精致。”

精致吗?我低头看看自己,白芷安来的时候我穿的是容衍的衬衣,出来我就套了个裤子,衣服空荡荡的飘在身上,这叫精致?

那小孩儿人精似的,眼睛像黑豆子。

我觉得她有点像我小时候,也是逮着人就能唠半天,我外婆说我上辈子是哑巴,这辈子就想拼了命地讲话。

我正跟东北小孩聊着,一抬头便看见了贺一炀的车从店门口开过去。

他的跑车是橘色的,我过十九岁生日的时候他送给我的,我没要,嫌颜色土,他就留给自己了。

贺一炀跑到这里来只有一个可能性,就是来找我。

呵,他跟白芷安还真是一对狗男女。

白芷安前脚来,他后脚就到了。

果然,没过几秒钟我的手机就响了,是贺一炀打过来的。

我不接电话,继续吃。

东北小孩提醒我:“你来电话了。”

“要不,你帮我接?”

小孩很兴奋:“那我跟他说什么呀?”

“讲个故事呗,他可爱听故事了。”

“好咧。”

她接通了电话:“喂,谁啊?”

我让她按免提,话筒里传来贺一炀蒙逼的声音:“什么情况,怎么有个小孩?”

我朝孩子挤挤眼睛,示意她继续唠。

她就说:“你谁啊?是漂亮姐姐的朋友不?要不然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呗,老招笑了。就是说啊,在村西头有一个老东头,在村东头有一个老西头...”

我一边吃锅包肉,一边乐不可支地听东北孩子跟贺一炀打屁。

老板娘很惶恐,压低声音跟我说:“别让她接电话啊,她说起话来没谱,不拦着她一人能说一个来小时。”

我跟老板娘比了个OK,我就怕她不能说。

贺一炀就像个傻子一样,在电话里总问:“你谁啊,简寺鹿呢?这不是简寺鹿的号码吗?简寺鹿,简寺鹿, 你让一个小孩接电话什么意思?”

孩子很忧愁地回头跟我说:“姐姐,他太吵了,我没法唠啊!”

谋爱成婚最新章节

谋爱成婚相关资讯

谋爱成婚

作者:芭了芭蕉
类型:都市修真 状态:连载中编辑:对酒眉 在读:28661人
  被贱男坑走全部身家之后,简寺鹿也算最更年轻的女富豪。世界上就也没比她更惨的,却有比她更倒霉透顶的。做人家舔狗能舔到一无所有的,简寺鹿还从来没有没见过。容衍有一张全世界最好是他的眼睛很亮,我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