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简寺鹿假怀孕

我跟导演打了老半天的屁,终于等到看见容衍垂头丧气地回去了。白芷安当然会理他的,我不需要去看就能想像的到,一个把自己锁在化妆间里面哭着说,我不听我不听。另一个在门外不停地白芷安肯定不会理他的,我不用去看就能想象的到,一个把自己锁在化妆间里面哭着说,我不听我不听。。...

我跟导演打了半天的屁,终于看到容衍垂头丧气地回来了。

白芷安肯定不会理他的,我不用去看就能想象的到,一个把自己锁在化妆间里面哭着说,我不听我不听。

另一个在门外不停地拍门:“芷安,你听我解释,你听我解释...”

恋爱中的男女耍花腔的台词都差不多。

迟早要更新一下,不然太乏味了。

导演站起来跟容衍握手:“容衍,谢谢你的投资,合作愉快。”

容衍错愕,他示意我到一边,然后问我:“你哪来的钱?”

“才结婚就不许我有小金库了?”我笑嘻嘻没正形。

“简寺鹿,这个行业水很深,你什么都不懂这钱会打了水漂。”

“你对你的戏这么没信心?”

“简寺鹿,”他忍耐又忍耐,我知道他嫌我不专业。

“看不得那个秃头对你呼来唤去。”

“要获得别人的尊重是靠自己的能力,不是用钱砸。”

“能有钱砸也是能力啊!”

从他的眼神看得出来,他实在是懒的跟我多废话。

“简寺鹿,你应该明白你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大户人家的千金大小姐了,你的钱挥霍掉了就再也没有了。”

我认得很清楚,不需要他提醒我。

我是看到那个秃头总是使唤他杀杀秃头的锐气,结果他还不领情。

好心当做驴肝肺。

“哎,帅哥没良心。”我摇摇头:“我将真心比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我一路嗟叹着去洗手间,小肚子一直在抽痛。

我这次痛经的时长特别绵长,都好几天了,时不时肚子还会痛。

我翻了翻包,一个头两个大。

我想起来今早去民政局的洗手间把包里最后一片的卫生棉给用完了。

那我现在怎么办?这里连个便利店都没有。

我在洗手间门口转来转去,我不信这么多人就没有一个女生带卫生棉了。

不过我不能挨个问,我很猥琐地在厕所的隔间门口偷瞄。

有个女生用完洗手间推隔间的门出来,一边走一边将手里的卫生棉放进包里。

我赶紧跟她借:“小美女,我卫生棉用完了, 你可以借我用吗?”

她立刻就把整包都递给我了:“你拿去吧!”

“一包都给我?”

“也就两片了,都给你用吧!”

“谢谢,好人有好报。”我接过来,这下解了燃眉之急了。

神清气爽地从洗手间里出来,没走几步我看到了贺一炀。

我猜他是白芷安叫来示威的,我跟容衍结婚了对白芷安的刺激蛮大的。

她应该很喜欢容衍,但是又得装出不在意。

她很清楚爱情中的套路,可惜,她不明白有时候爱情是最不讲究套路的。

贺一炀也看到了我,向我伸出手:“小鹿,恭喜恭喜,新婚快乐。”

他很高兴,因为我和容衍结婚了,他的威胁就没了。

我也伸出手跟他握,他满惊愕的,以为我不会跟他握手。

我的手湿哒哒的,刚才上完洗手间洗完手没有纸巾擦,这里洗手间条件简陋,连风干机都没有。

刚好贺一炀送上门了。

我热情洋溢地握住他的手,然后又在他的昂贵西装的袖子上左擦右擦。

贺一炀很嫌弃,我笑嘻嘻告诉他:“干净的,我刚才上过洗手间洗了手。”

他表情更嫌弃了,白芷安就在他身边,用看白痴的眼神看贺一炀。

白芷安根本不喜欢贺一炀,连有好感都算不上。

她自己都看不上贺一炀,还把他带过来显摆给谁看?

我从他们身边走过,跟他们过招都懒的。

白芷安喊我的名字:“简寺鹿。”

“有话说有屁放。”

“容衍。”她又叫容衍的名字。

我回头看,容衍从那边走过来。

她把容衍喊过来,看来是有话说。

我们四个人就两两对峙,样子很白痴。

白芷安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容衍,我提醒她:“现在容衍是我男人,你克制点。”

“简寺鹿,你真是无耻。”白芷安咬着牙开口了:“容衍,简寺鹿骗了你,她压根没有怀孕!”

咦,白芷安怎么知道的?

她本人没那么聪明这么快就知道我假怀孕的事情。

我当然不能轻易承认:“你是我肚子里的孩子,你那么清楚?”

“你别抵赖了简寺鹿,从小到大你都是这样胡作非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到处骗人!”

她不说我都不知道我这么恶劣,我转脸去看容衍:“你相信我不?”

虽然,他没理由相信我。

白芷安咬着唇冷笑:“简寺鹿,我就知道你不会承认。”她忽然转头向一个人挥挥手:“小刘,你过来。”

我往她的方向看过去,一个女生向我们走过来。

哦,哦,我认出来了。

是她啊。

好像,我完蛋了...

谋爱成婚最新章节

谋爱成婚相关资讯

谋爱成婚

作者:芭了芭蕉
类型:都市修真 状态:连载中编辑:对酒眉 在读:28661人
  被贱男坑走全部身家之后,简寺鹿也算最更年轻的女富豪。世界上就也没比她更惨的,却有比她更倒霉透顶的。做人家舔狗能舔到一无所有的,简寺鹿还从来没有没见过。容衍有一张全世界最好是他的眼睛很亮,我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