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祭日

舒若翾离开了四季雅苑5号馆后,开了一个小时的路刚到郊区的墓园,墓园规模恢宏,构建非常精美,不但环境景色清幽,风景优雅别致,但是两块很难得的风水宝地。她凭借着幼年时期的记忆往墓她凭借着幼年的记忆往墓园深处去,走了大半圈才寻到。墓碑前已经放了一束鲜花,她拿下墨镜,望着碑上的照片,心口阵阵刺痛,眼眶微红泛着眼花,跪在碑前说:“爸妈,我回来了,你们的女儿回来了。这么久才回来看你们,你们会不会生女儿的气。”。...

舒若翾离开四季雅苑6号馆之后,开了两个小时的路才到郊区的墓园,墓园规模宏伟,构筑精美,不仅环境景色幽雅,风景别致,还是一块难得的风水宝地。

她凭借着幼年的记忆往墓园深处去,走了大半圈才寻到。墓碑前已经放了一束鲜花,她拿下墨镜,望着碑上的照片,心口阵阵刺痛,眼眶微红泛着眼花,跪在碑前说:“爸妈,我回来了,你们的女儿回来了。这么久才回来看你们,你们会不会生女儿的气。”

“爸妈,女儿真没用,被人赶出荣家还差点死在那女人的手里。还好有姑父姑姑。你们放心一定会回到荣家,一定不会辜负奶奶期望。”

舒若翾嘤嘤哀泣,睫毛下映着深深的青圈。忽然她笑了,笑容浅淡却夹着一抹化不去的悲凉,抚 摸碑上的照片,万般小心与不舍。

“今天他来看过你们了吧,我记得这是妈妈最喜欢的花。我想现在荣家里,只有他还会记得你们的忌日。对不起,翾儿……前几天我去看过奶奶了,她笑得很慈祥。如果她还在,翾儿是不是就不会落得这样田地。”舒若翾跪在墓碑前哭泣,将多年的委屈和伤痛一并宣泄出来。

“你们放心,总有一天我会光明正大的回到荣家,重新掌管荣家,绝不能让爷爷奶奶一辈子的心血落到她的手里,希望你们在天之灵一定要保佑女儿。”

舒若翾在墓碑前跪了许久,最后鞠了三个躬,最后看了墓园一眼才离开。

弯曲的山路、笔直的公路、拥堵的街道,辗转了半日,车停在了荣家大宅门前,铁门禁闭,这是A市里独具特色的中式古典别墅建筑,由荣氏的祖宅逐渐扩建至今。26栋相连中式别墅,园林、水池、亭台、小楼、花园、钟楼……每幢别墅均有全套房、双客厅、会客厅、书房、厨房、室内游泳池等等。可谓是低调奢华,传统又舒适。

一切的一切好像都没有变,变的只是人心。

大门缓缓敞开,一辆白色玛莎拉力敞篷跑车开出,车上的女人停在门口似乎发现了什么,叫醒正在打盹的保安,低声训斥了几句就离开了。

那名满腹怨气的保安朝舒若翾走来,怒气冲冲地敲她的车窗,可一见她那清丽的容貌,原本的怒气消了大半,又瞧她开的车不差,猜想又是自家少爷的追求者。不觉放柔了声音:“小姐这里是私人场所,不能停车,请你离开。”

“不好意思,我的导航坏了,找不到博物馆。”舒若翾说了一个博物馆的名字,她在这里生活了14年,对这里一草一木都很熟悉。

保安见她小心谨慎的询问,没有一丝怀疑,“哦,去博物馆啊,你照着这条路直走,然后出了别墅园大门,右转直开就能看到了,博物馆的招牌很大很容易找的。”

“谢谢你。”舒若翾对着他露出甜甜的笑容,保安见了顿时呆住了。

舒若翾远远瞟见他身后的一个人,快速的关上车窗,开车逃离这个让她痛不欲生的地方。十年了,十年前她被无情的赶出荣家,每日提心吊胆,四处逃窜,若不是姑父寻她,恐怕她早就死了。心中的恨意难平,总有一日要他们加倍偿还。

“小陈,刚才那是谁,怎么走了?”荣少谦跑步回来,看见保安正和人说话,就走到他身后问他,为什么那一瞬间他有种熟悉感。

“谦少爷,去自然博物馆抄近路迷路,来问路的。”

荣少谦应了一声若有所思,转身回荣宅。今天是爸妈的忌日,一早他去墓地,把妹妹已经回国的消息告诉爸妈。只可惜她至今不联系自己,他私下问过姑姑很多次,姑姑只说她想自然会联系他,让他再等等。站在荣氏大宅的门口,这样不堪的家,她还会回来吗?

十年前,他还在国外留学,得到奶奶过世的消息就立马赶回来,妹妹已经不知去向。明知道这是一场阴谋,明知道这是那个女人刻意的,自己却无能为力。他恨,恨荣家人,那是自己的亲妹妹,还是个孩子,就那样无情的被赶出荣家。他更恨自己,恨自己的无能,恨自己没能保护好自己唯一的妹妹。

如果不是姑父姑姑透露消息,只怕他至今还活在内疚与自责中。他一定要掌握整个荣氏,要妹妹堂堂正正、风风光光的回到荣家,更不会轻易放过任何一个伤过她的人。

荣少谦收起眼中的仇恨走进主院,庭院里各自忙碌的仆人见到他都毕恭毕敬。他大步走进内室,走到餐厅,扫了一眼座上的人,自顾坐在主位上。

“大哥,你好慢啊,我们都快饿扁了。”双胞胎荣嘉禾、荣嘉木捂着自己的肚子,瞪着灵动大大的眼睛,委屈地望着他。

荣少谦架不住两个弟弟这样撒娇,揉揉他们的头,说开饭。可当他看到桌上的大鱼大肉的时候,心中的怒火再也抑制不住,将碗筷一放,“你们吃吧,我不吃了。”

“干嘛啊,一家人难得聚在一起开开心心吃饭,一回来就摆脸色。”她小声嘀咕。

荣少谦停住脚步回头,怒目而视,“你们可以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不代表我这个做儿子的不记得,想要我好声好气对着你,就把我妹妹找回来。”

“少谦!”主位旁坐着妇人,雍容华贵,不怒而威。抬头看着他,慢声慢语说:“你是荣家的少主,你想怎么做一句话的事。你三婶和嘉禾、嘉木难得回来,别坏了大家性质。”

“就是啊,哥。”

“别叫我,你没资格这么叫我。”荣少谦甩开她的手,“谁是我亲妹妹,你我心知肚明。”说完不顾旁人挽留,毅然离开荣宅。

荣婧亦因为他的那句话,心惊胆颤,扑到凌薇的怀里,委屈地哭诉。秦祉融摇摇头,哄着自家宝贝儿子吃饭,当年的事太过突然,任谁也想不到。

如今荣家本家的人屈指可数,嫡系的也只剩下荣博文和荣博明,一个中风,常年卧病在床;一个无心集团事业,周游世界,所有的重担全在长房长孙荣少谦的身上。

舒若翾回到四季雅苑6号馆已经是傍晚了。夕阳西下,红霞满天,凌崎他们见她安全的回来,悬着的心也放下了,“小姐你回来了。”

“嗯,你们忙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她独自去酒窖里挑了几瓶葡萄酒,又取了一个高脚杯,脱了鞋直径坐在泳池边,两只脚泡在水里,水很冰,一种冷到心底的冰冷让人忍不住的打颤。随手倒了一杯贵腐甜酒,一口喝下,不多时一瓶葡萄酒就见底了。

玛丽见状想去劝酒却被凌崎拉住,摇头,此刻舒若翾的伤痛他们无法触碰,也许只有这样让她发泄出来,才会好点吧。

接到凌崎电话匆匆忙忙赶回家的冷奕辰,走到客厅,找了一圈才发现在夜色、灯光笼罩下的人,她坐在水池边背对着自己,一身黑衣,孱弱纤瘦的背影,像失落在世间的精灵,竟有一种让人说不出的孤单悲凉,他不由的心头一紧,一种转眼她便会消失的恐惧感油然而生。

他悄然走近,地上已经空了四瓶的葡萄酒瓶,拿起酒瓶瞧了瞧,“贵腐甜酒、82年拉菲,舒若翾你真会挑酒。”

舒若翾睨了他一眼,嘟喃道:“小气,不就四瓶酒吗,又不是喝不起,明天赔你就是了。”她说的轻松。一瓶近十万的酒,她喝的确实有些奢侈,不过她不在意,今天她只想买醉。

十年,整整十年,谁都不懂她心里究竟有多痛苦,人前她故作开心,可夜里独自一人的时候,恐惧、不安、胆怯、孤独纷纷袭来的时候,她又是怎样一个人咬牙撑着。

良久,舒若翾见身边的人没反应,伸手拉着他坐下:“冷先生,坐下来陪我喝酒吧。”

冷奕辰无视她对自己的称呼,拿了身边的杯子,脱了鞋和她一样就这样坐在泳池边,一只脚泡在水中,凉!这是他唯一的感觉。舒若翾修长的双腿在水里荡漾,激起的水花湿了两人半身。

“你今天请了一天的假,就是为了在家喝闷酒?”陪她喝了两杯,冷奕辰问她,话中带着几分责问,只因为这样悲戚的舒若翾是他不愿见到,万念俱灰,毫无生气。

舒若翾喝完杯中的酒,虚弱地靠在冷奕辰的肩上,半天才淡淡的开口:“冷先生,今天是我的生日。”有些哽咽,强忍一天的眼泪最终还是流下了,湿了他的衣。冷奕辰的祝福还没说出口就听到她说,“今天也是我爸妈的忌日。”

冷奕辰微愣,祝福的话也停在了嘴边,现在说什么都显得苍白无力。任由她靠在自己身上,看到舒若翾的眼泪滴落在他的手背,冷奕辰不由的皱起了眉头,心里泛起一丝疼惜。

她是伯爵的养女,人人羡慕的天之娇女,可谓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她聪慧、尔雅、灵动、高贵、能干,熠熠发光让人移不开目光。但他从来没想过她会有这样的过去。

复仇娇妻:错爱冷情总裁最新章节

复仇娇妻:错爱冷情总裁相关资讯

复仇娇妻:错爱冷情总裁

作者:夜阑珊
类型:网游竞技 状态:连载中编辑:来路生云烟 在读:11876人
  他是多金而又帅气逼人的总裁,因缘际遇她不可以不能自拔的爱上了了他。她是更年轻貌美的安盛集团首席设计师,她要全面展开疯狂的复仇。所以出乎意料她成了了他的租客加职员,可他却从来没有连正眼瞧过她:“把原本属于我的一切还给我,快把我的东西还给我,还给我。”。
  • ,不能&上座一

    “你不是荣家的孩子,不能继承荣家,这份遗嘱无效。现在立刻给我滚出荣家。”上座一位贵妇轻蔑道。

    2020-11-25 08:32:21详情点赞(0)回复(0)
  • 波西米&的身姿

    艾丽莎为她挑了一身浪漫的波西米亚风格长裙,湛蓝如海的颜色,耀眼夺目,裙摆层叠着镂空花纹,艳丽精致的流苏在脚踝边飘逸,尽显她完美的身姿。

    2020-11-27 12:58:03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盒子

    望着车窗外不住倒退的风景,舒若翾忽然从包里翻出一个精美的盒子递给身边的人,“程,这个送你。”

    2020-11-25 12:18:20详情点赞(0)回复(0)
  • 飞,在&空中留

    飞机起飞,在空中留下一道思念。十个小时后,飞机安全着陆,舒若翾望着蔚蓝的天空,心里感慨万千。

    2020-11-25 12:21:21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装饰&相得益

    四季雅苑是A市的一处高端奢华住宅,每一套别墅设计都不一样,有顶级家居用品的装饰配套,更显的相得益彰。

    2020-11-26 01:51:27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妇人&把星,

    她身边的妇人附和着:“真是个扫把星,害死了大爷和夫人,现在又害死了老夫人。这种人绝对不能留在荣家。”

    2020-11-27 05:28:17详情点赞(0)回复(0)
  • 床上的&边看着

    “不要,不要……”床上的人猛然惊醒,看着熟悉的床顶,原来是梦,不由地苦笑一声,抬手擦去眼角的泪痕,起身站在窗边看着微微发白晨景,这一天终于到了,她期盼已久的日子,双手紧紧握住,骨络分明。

    2020-11-25 01:45:28详情点赞(0)回复(0)
  • 手机,&催促两

    “走吧,时间不早了。”荣锦程看了一眼手机,催促两人。

    2020-11-25 04:48:47详情点赞(0)回复(0)
  • 孩指指&荣家,

    一群人面容狰狞的人聚在一起,对中间站着一个瑟瑟发抖的女孩指指点点,恶语相向。女孩拼命摇头哭泣着,无力地反驳:“我不是野种,我没有出卖荣家,你们听我解释,我没有,我没有……”

    2020-11-27 12:43:29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