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住院风波(一)

黑夜降临到,黎明之后会远吗?噩梦终究会醒过来。若翾的眼角落下来泪,所有的光亮渐渐地渐远,一片幽暗,她再度丧失了知觉。南宫澈凝望着一脸泪痕的舒若翾,偏偏而已一个小手术,她身体南宫澈凝视着满脸泪痕的舒若翾,明明只是一个小手术,她身体不好又喝了太多酒,使得病情急速恶化。而她却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黑夜降临,黎明还会远吗?噩梦终将醒来。若翾的眼角落下泪,所有的光亮渐渐远去,一片黑暗,她再次失去了知觉。

南宫澈凝视着满脸泪痕的舒若翾,明明只是一个小手术,她身体不好又喝了太多酒,使得病情急速恶化。而她却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让他好奇的是沉睡的舒若翾究竟见到什么,竟让她在手术最关键时候险些放弃求生,要不是最后她自己挺过来,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面对门外的冷奕辰了。

冷奕辰岿然不动的站在门口,盯着手术灯。当他看到手术灯暗了,南宫澈推着舒若翾出来时松了一口气,南宫澈对他笑了笑,有些疲惫:“手术很顺利,留院观察一个星期,术后恢复的好就可以出院了。”

“嗯!”

“她很特别,很坚强也很脆弱。”

冷奕辰一愣,看着还在昏迷的舒若翾,想起别样的她,“昨天是她的生日,也是她爸妈的忌日。”

“这!”这个消息确实让人震惊,恐怕常人没法忍受吧,照俗人的想法必定会认为她是扫把星。“你一宿没睡,去睡一会吧,这是高级病房,护士会定时来观察她的情况。”

冷奕辰点头答应,揉揉疲惫的眉头坐在床边看着还在昏迷的舒若翾,苍白的面容惹人怜惜。似乎睡的不安稳,她的眉头皱在一起,冷奕辰轻手揉开,在她耳边哄着。声音轻柔富有磁性,犹如一缕和煦的春风拂过。“若翾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睡一觉就没事了,若翾……”

凌崎整理好冷奕辰换洗的衣服送到医院:“少爷,东西带来了。”看着病床上沉睡的人感叹,昨天还活蹦乱跳的人,现在却躺在病床上。

“嗯,放着吧。”

“需要请个看护过来吗?”

“不用,南宫在这里他会安排。”冷奕辰送凌崎回去后又坐在她的床边看了好一会,努力平静自己心底异样的情愫,直到窗外亮的发白,他才在舒若翾旁边的空床睡下。

好像睡了一个漫长的世纪,舒若翾只觉浑身麻木,缓缓的睁开眼睛,模糊间看到那一张熟悉的脸。

一直守在床边的冷奕辰见她醒了,急切地问:“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护士,南宫,南宫她醒了。”

冷奕辰健硕身影离开病房。他守在她床边握着她的手,感觉她每个微妙的动静,见她睁开眼睛,昏迷了一天一夜的人终于醒了,心中是满满的喜悦。

舒若翾环视了一圈才发现自己在医院,脑海里只记得自己喝多了,好像和冷奕辰吵了一架,之后的事她已经不记得了,用微微沙哑的声音说:“水。”

他回神倒了一杯温水,将插着吸管的水杯送到她面前,舒若翾受宠若惊,这还是她认识的总裁大人吗?他不是一向慵懒冷俊,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吗?不过想归想,她还是乖乖的喝水,喝了几口喉咙才舒服些。

“还要吗?”

舒若翾摇摇头,开口缓缓的问他:“冷先生,我怎么进的医院?”

听到这称呼,冷奕辰下意识的不喜欢,皱起了眉头。似乎她很喜欢叫自己冷先生,对于这个称呼他很不喜欢,不带一点温度的说:“喝多了掉进泳池,吐血就送医院了,刚动的手术,所以现在给我好好躺着,别乱动。”

迟钝的她现在才感受到身上传来的痛感,愣愣地盯着雪白的天花板,脑海依稀还记得那些再次被凌迟的过去,手不自觉的放在心口,身上的痛怎么抵得上心痛?

冷奕辰见她满脸的哀伤,紧张地问她:“麻醉过了,是不是伤口痛了,我去叫医生。”说着转身要走,舒若翾却伸手拉住他,他不解,“怎么了?”

“我没事,冷先生。”扯出一抹淡淡的笑意,“能让凌叔送些东西来吗?”

冷奕辰又坐了下来,冷峻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直接拨了凌崎的电话递给她,舒若翾笑着道谢,告诉电话那头她需要的东西。将电话还给他之后,两人再次一时无话,舒若翾依旧看着天花板发呆,而冷奕辰静静的凝视那苍白的侧脸,直到南宫澈进来打破了两人静美的一幕。

“你醒了。”南宫澈翻着病例牌与她打招呼,抬头见她满眼疑惑,笑着解释:“我叫南宫澈,是辰的发小,和文曦一样一个院长大的。”

舒若翾点头,喃喃道:“南宫,是那个医学世家的南宫家?”

南宫澈没回答她,只是循例来给她检查身体,量体温、听心音、抽血化验……“呼吸还顺畅吗?”

“有些疼。”

“手术后会这样,温度也降了,心率也恢复正常了,年轻人康复能力就是好。”若翾扑哧一笑,可又极力忍着怕扯着伤口。

南宫澈瞪着她,不明白她的笑点在哪里。

舒若翾忍着笑,“瞧你刚才说话的样,老气横生的,再配上你这一身白大褂真像一个七八十的老好先生。”

“他才30。”冷奕辰不忘打击他,三人数南宫澈年长,洛文曦最小。

“笑伤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现在不宜有太大的情绪波动,住上两个星期你就可以出院了。”

一听自己要住院这么长时间,舒若翾原本笑意的脸顿时收住,百般不情愿,讨价还价道:“能不能早点啊,或者你给我打麻醉,让我睡个几天?”。

“胡闹。”这回反驳她的不是南宫澈,而是一直不说话的冷奕辰,那天的情形他可不想再经历一次。以她的性子,若不让她好彻底了,怕是回到公司又是一忙就什么都忘了,典型的少了伤疤忘了痛的人。

舒若翾哀怨的望着冷奕辰,几近撒娇的口吻,“为什么啊,我不想呆在医院里,明明可以在家修养的,南宫医生不是说了没什么大碍了吗。”

南宫澈本想开口解围却被她的伶牙俐齿堵住,他什么时候说她没事了,她的身体很不好,非常不好好不好,不禁丢了个白眼给她。

“你就这么不想待在医院。”冷奕辰少见她这样撒娇求人的样子,心里有些动摇。

“嗯嗯……“舒若翾一个劲的点头,她不喜欢待在医院,不喜欢闻到消毒水的味道,不喜欢被困在这里,更不喜欢见到生离死别。

“先住一个星期,等澈检查好了允许你出院,才可以回家休养。”不知何时起,6号馆成了两个人的家。

“真的?”舒若翾一脸期待的望着冷奕辰,生怕自己听错似的。

“真的!不过住院期间你必须听我的,不许乱来。”

“好,一言为定。”只要能早点离开这里,要她做什么都行。

正当南宫澈说话的时候被开门声打断,一个人影闪进来,期期艾艾的哭声,“小若翾,小若翾,你不能有事啊。你要是有事,我会被打死的……”

冷奕辰汗颜,南宫澈左顾右盼好似根本不认识他一般,舒若翾被他的哭声打败,狠狠地戳了一下他的头,没好气道:“洛文曦,你大晚上来给谁哭丧呢,我还没死,给我看清楚了。”

洛文曦抬头,只见那标致的小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手上身上还接着医疗仪器:“我打了你两天电话你都没理我,去公司又没见到你,问了凌崎我才知道你住院,要不是某个有异性没人性的非要我留在公司,我早就奔来看你了。”

南宫澈拉住随时要扑倒人的洛文曦,“这么大的人,怎么还这么毛毛躁躁的,她做了手术才醒,你别逗她,正经点。”

“哦,我给你们带了晚饭来。”这态度转变的,比女人翻书还快。

“正好我也饿了,你现在只能吃流食,过两天让曾姐给你做别的。”南宫澈毫不客气的拿走一碗自顾喝了起来。

“小若翾,你是怎么病的,之前不是好好的吗?”

舒若翾只得干笑两声,难不成要告诉她,她是喝酒喝成这样?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变成这样。

“五瓶拉菲,一瓶贵腐甜酒,一池水。”

“什么意思?”洛文曦还没听明白,舒若翾早就红了脸,记得自己好像说冷奕辰小气来着,于是偷偷瞟了他一眼,谁知这人正自顾自吃饭,,镇定自若,动作极其优雅。

“她喝了酒发酒疯掉水里,没淹死算她命大。”

舒若翾却嘟着嘴不乐意了,嘀咕着:“要不是您老来抢东西,我能掉泳池里!”

冷奕辰耳力极好,睨了她一眼,她一惊立马转移视线。他苦笑继续吃饭,这两天为了照顾她,他都快吃腻了病号饭。

“拉菲?”洛文曦似乎想起他的酒,眯着眼睛透着危险的气息,问她:“小若翾,你哪找来的酒?”

舒若翾不懂,乖乖的回答家里酒窖。洛文曦眉头一条,继续问,“你喝的是哪年的酒?”

“自然是82年的拉菲,好不容易在冷先生的酒窖里挖到的,可惜就那几瓶,好像还被冷先生丢了一瓶。”她大为惋惜。

“那是我的酒啊,我藏了好几年的酒!”洛文曦顿时爆发,一惊一乍的吓了舒若翾一跳。

复仇娇妻:错爱冷情总裁最新章节

复仇娇妻:错爱冷情总裁相关资讯

复仇娇妻:错爱冷情总裁

作者:夜阑珊
类型:网游竞技 状态:连载中编辑:来路生云烟 在读:11876人
  他是多金而又帅气逼人的总裁,因缘际遇她不可以不能自拔的爱上了了他。她是更年轻貌美的安盛集团首席设计师,她要全面展开疯狂的复仇。所以出乎意料她成了了他的租客加职员,可他却从来没有连正眼瞧过她:“把原本属于我的一切还给我,快把我的东西还给我,还给我。”。
  • 舒若翾&着泪花

    “姑姑……”舒若翾眼里闪着泪花,她一向坚强,但是到了离别时分却又万分不舍。

    2020-11-27 09:36:45详情点赞(0)回复(0)
  • 长裙,&的身姿

    艾丽莎为她挑了一身浪漫的波西米亚风格长裙,湛蓝如海的颜色,耀眼夺目,裙摆层叠着镂空花纹,艳丽精致的流苏在脚踝边飘逸,尽显她完美的身姿。

    2020-11-24 10:01:13详情点赞(0)回复(0)
  • 个精美&”

    望着车窗外不住倒退的风景,舒若翾忽然从包里翻出一个精美的盒子递给身边的人,“程,这个送你。”

    2020-11-25 04:21:17详情点赞(0)回复(0)
  • 聚在一&孩拼命

    一群人面容狰狞的人聚在一起,对中间站着一个瑟瑟发抖的女孩指指点点,恶语相向。女孩拼命摇头哭泣着,无力地反驳:“我不是野种,我没有出卖荣家,你们听我解释,我没有,我没有……”

    2020-11-27 12:42:42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