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交易

冷奕辰守在舒若翾的床边,她睡的很宁静,精致优雅的五官,双颊泛着病态的微红,就像容易破碎的娃娃很脆弱的让人疼惜。他的脑好里不由得响了南宫澈的话,究竟要切记查一直这样?指尖勾画出着她夜里舒若翾做了噩梦,嘴里断断续续喊着,吵醒了睡在沙发上的冷奕辰,抓着她捂着耳朵的双手,喊着她的名字。。...

冷奕辰守在舒若翾的床边,她睡的很安静,精致的五官,双颊泛着病态的微红,就像易碎的娃娃脆弱的让人疼惜。他的脑好里不禁响起南宫澈的话,到底要不要查下去?指尖勾勒着她的轮廓,心想:舒若翾啊舒若翾,真是中了你的毒,什么时候你才愿意敞开心扉,告诉我你的过去。

夜里舒若翾做了噩梦,嘴里断断续续喊着,吵醒了睡在沙发上的冷奕辰,抓着她捂着耳朵的双手,喊着她的名字。

“醒醒,若翾,醒醒……

“不是,不是,我不是野种,我不是……”

舒若翾猛地惊醒,喘着气,看到冷奕辰的那一刻就像在浩瀚的大海看到浮木一般,扑在他怀里,身子在颤抖,无声的抽泣像被丢弃无助的孩子。

冷奕辰搂着她在怀里,拍着她的背轻声安抚:“没事了,没事了……”

抱着瑟缩的舒若翾,越发好奇她身上发生的是,16岁之前的那一片空白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又是怎么流落在英国的,被领养前发生了什么,爱德格伯爵为什么要领养她,正如舒若翾所说,16岁已经有自己的记忆了,贵族里鲜少会领养这么大的孩子,难道她和伯爵有什么密切关系?私生女?

冷奕辰见舒若翾安静了,睡着了。要起身离开的时候,发现她紧抓着自己的衣服不放,无奈之下搂着她躺在她身边。

似乎感到身边的温暖,舒若翾像小猫似得靠近他,蜷缩在他怀里。他笑了笑欣然搂着她安然入睡。

次日,舒若翾睁开朦胧的眼睛,伸张四肢,像猫儿一样蠕动,转头,一张英俊不凡的脸落入眼帘,她闭眼再睁开,难以置信:“你,你怎么在这里?”

冷奕辰没管她,起身拿起床头的体温计放到她嘴边,舒若翾乖巧的含着,回忆昨晚:她和上官宁馨聊天的时候睡着了,后来做恶梦,好像有人安慰自己……舒若翾闭上眼红着脸,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体温降了,等会记得吃药。”

“冷先生,你一宿没睡?”舒若翾试探地问他。

那人不回答,只是一向注重外表的人现在下巴冒了不少胡渣,黑眼圈都出来,一定是一夜没睡好。舒若翾心中流过一阵暖意,低声嘀咕:“其实你可以让玛丽来照顾我的,公司那么忙。”

“知道我忙就赶紧养好身子,早点回去看着会场,免得让人担心。”

舒若翾那双朦胧的桃花眼一眨一眨,懵然地望着冷奕辰。这话怎么听起来那么歧义,听起来那么暧昧啊,直勾勾盯着冷奕辰,奈何对方不回应她。

“既然醒了就去洗把脸,过来喝粥、吃药。老老实实在家休息几天,那边有文曦和书忆盯着,不用着你操心。”

舒若翾忽然看到什么,急急叫住他,“等下,冷先生。”

冷奕辰穿上西装外套,回头看着她。见她掀了被子下床,拿出抽屉里准备送他的领带,走到他面前,伸手翻起他的衬衫领子为他系领带。双交叉节,翻下衣领,理了理衣服,抬头对着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这才是我们英俊帅气的总裁大人。”

冷奕辰愣了一会,她身上散发淡淡的清香让他悸动,明媚的笑容让他移不开眼,自己脸上也露出会心的笑容,这让门口等待的子影惊到了,不敢出声怕惊扰了眼前这动人的画面。

两人怔怔的看着对方,那深邃明亮的眼眸里只有她:“若翾……”

舒若翾懵然回过神,退出冷奕辰的怀抱,避开他灼热的目光,假装收拾东西,“时间不早了,冷先生上班要晚了。”

冷奕辰喟叹,临走时还是嘱咐她多休息,格外叮嘱了凌崎、玛丽照顾好她。

舒若翾站在阳台上目送他离开。等他走后,若翾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床上还残留他独有的味道,修长的手指拂过被子,心想:如果有一天你知道我是在利用安盛,你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对我吗?一定会记恨我吧。既然无法爱,那就恨吧。

有些事开始了便无法回头,命运也不许她回头。这是注定是一条不归路。

甩头抛开杂念,收拾好自己的心情,拿起手机发了一条短信:下午2点,茗雅阁388包厢见。

换了一身休闲装,白色衬衫配上浅蓝的牛仔裤,微微擦了粉,稍稍修整苍白的脸色。带上整理好文件出门。

“小姐,你要出门?”凌崎见舒若翾换了一身衣服下楼,有些讶异。

“嗯我出去一下,一会儿就回来。”

凌崎一改往日温和,“不行,少爷再三叮嘱不能让你乱跑,在家好好休息。”

若翾颇为无奈,央求他,“凌叔,你行行好嘛,我就出门办点事,三小时之后一定准时回来。”

“什么事?你可以吩咐我,我们可以替你去。”

“额,我就出去三小时,好不好凌叔。你放心,只要你不说我不说,冷先生一定不知道的,求你了凌叔,我真的是急事,不然我也不用亲自出门啊对不对?”

舒若翾一个劲说服凌崎让她出门,连一旁的曾姐也替她说话,凌崎瞧她心急的样子,“记住就三个小时,让子影送你去。”

“好!”她爽快的答应了,没办法,谁让她的车还停在景云酒店呢。

“子影你送小姐出去,记住五点之前一定要赶回来。”

舒若翾让许子影开车去商城,避开他的视线去茗雅阁。提早进了包厢,悠闲地泡茶。两点还差十分钟,一个穿着衬衣西裤的青年男人推门进来,见到正在喝茶的舒若翾,大吃一惊,“怎么是你?”

舒若翾笑着给他泡了一杯茶,“坐吧。”

他迟疑一下,坐在她对面,警惕的打量她,柔软乌黑的微卷长发随着沉稳优雅的动作轻逸飘动,眉清目秀,清丽优雅,尤其是那双眼睛,似云似雾,平添一股深不可测的神秘。纤细的手指勾住茶壶倒茶,举止落落大方,行云流水。

“你想干什么?”完全想不到会是她找自己。

舒若翾收起往日客气的浅笑,浑身散发着一种不容忽视的冷意,眼中一闪而过的恨意让人琢磨不透,缓缓开口:“我要你离开安盛集团,去荣氏珠宝为我办事。”

“呵。”他一声冷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心中的紧张感顿时消失了,就好像她说了一个笑话似的。“凭什么?就凭你上次看到的设计图?”

“方晓,你欠着高利贷一百万,没我,你根本没办法在三天内还清。”她抿着茶,说的 云淡风轻。

方晓身子微微一震,没了刚才的紧张,只有警惕:“你怎么知道的?”

“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我想知道就没有我不知道的。”说着把手边的文件袋丢给他。

方晓拆开,快速翻看,资料中把他调查的清清楚楚,几张照片,就连他爸爸的事比他知道的还清楚,他忽然觉得眼前这个人太可怕,从来都是面带笑容,对人客气。在那淡笑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阴谋。

“你,你究竟想干什么?”

“不想干什么,跟你合作而已,这一百万是我给你的报酬。”舒若翾将一张写着一百万的支票推到他面前。

方晓看了支票一眼,“我为什么相信你?”

舒若翾嘴角微微勾起,睁开眼眸,尖锐的目光直视他。“你可以选择不信我,反正你父亲的死活和我没多大关系。你私下和荣氏签约迟早会有人知道,我可以拦下来一次不代表我会帮你第二次,到时候东窗事发可轮不到你跟我谈合作。你是聪明人,知道机会可不等人。是辞职去荣氏珠宝,然后轻轻松松得到这一百万;还是等到被人揭穿空手而归,任由你父亲等死,你自己好好想想。”

方晓看着舒若翾,此刻的她仿佛是另一个人,一个傲然独世的权者,冷酷漠然,可又有胸有成竹、运筹帷幄的坦然。再看手边的资料,忐忑的心久久不平。

他收起探究的目光,“你就这么肯定我一定会答应。”

“为了血浓于血的亲情拖死自己不觉得很可笑吗。赌债还不了你活不过三天,一百万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凑齐的,当然我的钱不是白给你的。”软硬皆施这是权势者的手段。

“你不怕我拿了钱逃走吗?”

“呵呵呵。”舒若翾那清脆的笑声回荡在包厢内,顿时收了笑容,漆黑的双眸对上他,浑身透着令人不寒而栗的冷意,“方晓,你是太小看我还是太高估你自己。我能让人拦着高利贷的人不去讨债,也能把你亲自送到他面前。”

方晓吃惊地望着舒若翾,居然会是她拦住那些人,那些讨债的向来凶狠,不会听任何人,除非……“你?是你,是你设局让我爸赌博,输了100万。”

“我从不做亏本生意,没必要让你爸输了100万之后,再送你100万。我只不过是让他们卖给面子给我。”

方晓顿时胆然失色,惶恐不安,卖个面子也能让高利贷的人让步,她究竟是什么人?

复仇娇妻:错爱冷情总裁最新章节

复仇娇妻:错爱冷情总裁相关资讯

复仇娇妻:错爱冷情总裁

作者:夜阑珊
类型:网游竞技 状态:连载中编辑:来路生云烟 在读:11876人
  他是多金而又帅气逼人的总裁,因缘际遇她不可以不能自拔的爱上了了他。她是更年轻貌美的安盛集团首席设计师,她要全面展开疯狂的复仇。所以出乎意料她成了了他的租客加职员,可他却从来没有连正眼瞧过她:“把原本属于我的一切还给我,快把我的东西还给我,还给我。”。
  • “不要&,这一

    “不要,不要……”床上的人猛然惊醒,看着熟悉的床顶,原来是梦,不由地苦笑一声,抬手擦去眼角的泪痕,起身站在窗边看着微微发白晨景,这一天终于到了,她期盼已久的日子,双手紧紧握住,骨络分明。

    2020-11-28 11:43:29详情点赞(0)回复(0)
  • 爱德格&车子离

    舒若翾深深地鞠了一个躬,“谢谢大家,我走了。”说完跟着荣锦程一起上车,车子缓缓驶离山庄。二楼上窗台边,荣忆琳流着泪倚靠在爱德格怀里,爱德格搂着妻子目送车子离开自己的视野。

    2020-11-28 11:57:05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眼,&的劳力

    荣锦程瞟了她一眼,打开盒子,一款精美的劳力士男款手表落入他的眼帘,只听她俏皮的说:“全世界仅此一款,独一无二,一款专属你的劳力士。”

    2020-11-27 03:46:07详情点赞(0)回复(0)
  • 两人到&了,照

    两人到了机场,荣锦程狠狠抱住她,想要把她揉进骨子里,舒若翾轻轻拍了拍他,“我走了,照顾好自己!”

    2020-11-28 08:56:57详情点赞(0)回复(0)
  • 浅浅,&依旧保

    门外走来一位妇人,身穿复古旗袍,手上带着价值昂贵的玉镯,容颜浅浅,高贵华丽,气质优雅,虽然已经年近五十,身材依旧保持的很好,看不出岁月在她留下的身上的痕迹。

    2020-11-27 07:01:23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