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蓝色蝴蝶

“别胡说八道了,说的我多大逆不道似得。这么久没见,如此一来就来糟践我。”她娇嗔道,赶忙转移到话题。南宫,昨天怎么没带宁馨一同来?”南宫澈抿了一口酒,轻叹:“昨天她去学校有南宫澈抿了一口酒,轻叹:“今天她去学校有事,赶不上回来参加。”。...

“别胡说了,说的我多大逆不道似得。这么久没见,一来就来埋汰我。”她嗔怪道,急忙转移话题。南宫,今天怎么没带宁馨一起来?”

南宫澈抿了一口酒,轻叹:“今天她去学校有事,赶不上回来参加。”

舒若翾看他这个样子,笑着打趣他,如今的他是幸福并痛苦着,“等你们结婚,我亲自给你们设计结婚首饰,怎么样?”

“宁馨如果知道了,一定会高兴过头的。上次见了你画的设计图,喜欢的不得了,怕你累,不好意思开口。”

“我好没好,你还不知道吗。等她有空带她来公司,我和她谈细节,保证她满意。”

“有你这大设计师出手,谁敢说个不呢。”洛文曦应和着。

大家随意聊着,冷奕辰突然拿走舒若翾手中的酒杯,眼睛直直的看着她,不急不缓,“已经喝了一杯,不能再喝了。”

经过他这么一提才记起某人的医嘱,讪讪的笑,让服务员端杯温水给她,洛文曦和南宫澈相视而笑,眼底闪过一抹了然的精光。

且说另一头,荣婧亦撇下自己的未婚夫,和几位名媛千金一起观赏展品,转了一圈,目光落在了蓝色蝴蝶上,所有的展品都会被竞拍,有低价,唯独这款展品没有标价。蓝色猫眼石美轮美奂,在灯光下熠熠生辉,有着生命的灵动,似乎一不小心就会飞走似的。

“好漂亮的戒指,这颜色跟马尔代夫的海水一样,感觉在动诶。”

“是啊,样式简单精美又不失味道。”

“舒若翾?没听过这个设计师啊,不会是刚出道的设计师吧?”

“不像,刚才不是也看到几个她的作品,每个作品给出的价格都很高诶,不知道等会竞拍的时候会是多少。”

荣婧亦默默的看着眼前的蓝色蝴蝶,她很喜欢,尤其那蓝色猫眼石。她叫来讲解员,“这蓝色蝴蝶为什么没有低价?”

“荣小姐你好,这件蓝色蝴蝶不参与本次拍卖。”

“不竞拍?为什么?”大家都觉得可惜。

“各位小姐,实在不好意思,这个是我们总裁的意思。”

荣婧亦有些失望,不参加拍卖,不代表她得不到。这款蓝色蝴蝶她势在必得,凭借荣氏集团的地位权势,她相信只要她开口,安盛集团总裁一定会卖这个面子给她。她得意笑着:“没事,请问它的设计师是哪位?”

“这是我们总监高级助理——舒助理设计的,诶,在那,那个穿黑色蕾 丝连衣短裙,带着眼镜,站在我们总裁和洛总身边的那位。”荣婧亦顺着讲解员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女人正接下服务生端来的水杯,笑着和冷奕辰几个人攀谈,似乎很熟络。

瞧她身边站着的几位可都是人中之龙,能得到他们的亲赖,这人不简单。

细细打量起她,似乎发现她的目光,舒若翾转头撞上她目光,两人微微怔住,舒若翾最先回过神笑着对她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荣婧亦还沉浸在震惊中,是她?心中莫名升起一种恐惧感,她强压着惊慌,再三告诉自己她已经死了,那个人一定不是她,也绝对不是她。只是长得相似而已,她已经死了。

荣婧亦慌然离开,不敢再去看舒若翾,将所有的举止修养全都抛之脑后,跌跌撞撞的离开。她的赫然离场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刚才舒若翾转头看到荣婧亦的时候也有些吃惊,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见面,光鲜亮丽的她,无名无姓的她,两人强烈的反差。

复仇的帷幕才刚刚拉开,一抹冷笑划过舒若翾的嘴角,不过她掩饰的很好,转眼便是温和的笑容和她打招呼,就像对陌生人一样。只是回过头,心头传来隐隐的刺痛。

身边的冷奕辰似乎发现她的异样,轻声问:“是不是不舒服?”

他话中毫不掩饰的温柔与关心就像清风吹拂似的安抚她躁乱的心,好一会回答他,“没事,大概刚才喝了酒有些不舒服。”

“要我送你回去吗?”

“不用,展会还需要冷先生坐镇,我休息一会就会好的。”

冷奕辰还是不太放心她,“真的没事?”

舒若翾小声在他耳边回答:“真的,骗你是小狗。”

她浅笑嫣然和大家道别,身后的小骚动也已经消停。“你们慢慢聊,我先去后台看看模特准备好了没有,竞拍快开始了。”

冷奕辰目送舒若翾离开,纤瘦的身子却透着异常坚强,勾起他强烈的保护欲。

安迪喟叹,收起刚才嬉闹风趣,肃然道,“当初劳力士以5%股份挽留她,却都被她拒绝,没想她居然屈就来安盛集团当一个小小的助理。”

冷奕辰收回目光,“她很有天赋也很努力,是金子自然不会被埋没,不然我也不会让她全力负责这次合作。”他知道她的目标绝不是当一个助理,记得面试当天,她曾说过想要成为安盛集团的设计师,他猜她想当的应该是安盛集团的首席设计师。

目标远大,就需要付出比别人加倍的努力,脑海里突然记起她那晚无助哭泣的样子,回过头问安迪:“你对若翾的了解有多少?”

安迪摇着酒杯说:“三四分吧,若翾一直住在山庄,平时很少与人接触。和她的时间大部分是”

“那她以前的事,你知道多少?”

安迪看着冷奕辰,不知道他的打算,选择了隐瞒,摇头说:“她从来不在别人面前提过去的事,伯爵也严禁山庄的侍者提及她以前的事。不过伯爵和夫人对她很好,对她和亲生的没什么两样。可她过的并不开心,有心事也不跟别人说,让人看不懂她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尤其是那双清冷明朗的眼睛总给人一种错觉。

慈善拍卖会也不急不缓的开始,嘉宾们一一入座。

舒若翾安排好拍卖秀就寻了一个安静的地方休息,坐在沙发上单手撑着下巴,闭目养神。听到声响微微睁开眼帘,入眼的是一双水钻高跟鞋,看来有人已经有些迫不及待,这样耐不住性子,比她猜想的好像早了些。

她抬眼浅笑,轻声打招呼:“荣小姐,你好。”

“你是谁?”荣婧亦打量着眼前的人,眼里的轻蔑和高傲,摆足了千金小姐的架子。她望着舒若翾的脸,那张和已故的荣家大少奶奶有着六七分相似的脸,只是她有一双清澈如水的桃花眼,那双看似慵懒随意却夹杂着傲视一切的冷傲,让人难以忘记。

舒若翾站起身伸出手,淡然一笑,“舒若翾,安盛集团设计总监唐总监的助理,初次见面。”

荣婧亦没有和她握手,自行坐在她身边的沙发上,“舒若翾?没听过你,新来的?”

“是啊,我才回国个把月,荣小姐不知道我也很正常。”她喝了一口温水,想要温暖自己那冰冷的心。

荣婧亦盯着她,总是无法摆脱那个人的影子,太像了。在荣家,曾经也有一个人长得酷似荣大少奶奶。只是最后落得车毁人亡的下场,那么眼前这个人,她究竟是谁?

聊了好一会儿,舒若翾总是不冷不淡的回答她,两人聊着无关痛痒的话题。对彼此也有了一些了解。

谈笑间见舒若翾神情自若,荣婧亦不安的心也平静了许多。世间长得相像的人大有人在,见到相似的就这样害怕,也太过小题大作了,她想着:她已经死了,再也不可能成为我的绊脚石,已经死了。

“对了,我能请舒助理为我设计一套订婚珠宝吗?”

“荣氏集团旗下也经营珠宝,荣小姐何必舍近而求远呢?”

“我看中的是舒助理的设计,你的设计比他们更具生命力。”

舒若翾暗笑,继续奉承,“哪里,能被荣小姐看重,那是我的荣幸。”

“其实也不用这么麻烦,我只要蓝色蝴蝶。”

舒若翾倒水的手停滞一下,随即放下水壶,话语中带着几分为难,“荣小姐,实在不好意思,这蓝色蝴蝶已经被总裁买走了,所以今天只参展不竞拍。”言下之意就是这东西不归她所有,你有事找总裁。

人人追捧的荣婧亦在舒若翾这里碰了壁。要她亲自去求冷奕辰割让,恐怕她开不了这个口,而且她在荣氏集团的地位,很尴尬。“呵呵,既然这样我也不好强求,至于珠宝设计上的细节,我们改天在谈。”

“好,随时恭候荣小姐。”舒若翾依旧巧笑嫣然欢送荣婧亦离开,当房门关上的那一刻,原本清冷的双眸满是恨意,愤怒喷涌而出,突然拿起桌上荣婧亦喝的杯子砸向墙壁,一扫茶几上的茶具。

许久房门响动,望着屋内的一片狼藉,感慨:“啧啧啧,什么深仇大恨让我们舒大小姐发这么大的火?”

舒若翾瞪了他一眼起身离开,却被他拦住。

“你干什么?”空气中散发的冷意让他忍不住的颤了颤,这才发现她的异样。

“你怎么了,这么大火气?”

“放手!”舒若翾瞥了一眼抓着她手臂的手,下令道。

复仇娇妻:错爱冷情总裁最新章节

复仇娇妻:错爱冷情总裁相关资讯

复仇娇妻:错爱冷情总裁

作者:夜阑珊
类型:网游竞技 状态:连载中编辑:来路生云烟 在读:11876人
  他是多金而又帅气逼人的总裁,因缘际遇她不可以不能自拔的爱上了了他。她是更年轻貌美的安盛集团首席设计师,她要全面展开疯狂的复仇。所以出乎意料她成了了他的租客加职员,可他却从来没有连正眼瞧过她:“把原本属于我的一切还给我,快把我的东西还给我,还给我。”。
  • 候一样&不好?

    她挽着荣忆琳的手靠在她怀里,如同小时候一样轻声撒娇说:“姑姑放心,这件事解决之后我就立即飞回来陪您和姑父,好不好?”

    2020-11-26 02:13:55详情点赞(0)回复(0)
  • &东西还

    “把原本属于我的一切还给我,快把我的东西还给我,还给我。”

    2020-11-26 07:07:09详情点赞(0)回复(0)
  • 本就不&个没人

    “你根本就不是荣家的孩子,你是个没人要的野种,你无权继承荣家的财产。”

    2020-11-27 09:40:30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盒子&,“程

    望着车窗外不住倒退的风景,舒若翾忽然从包里翻出一个精美的盒子递给身边的人,“程,这个送你。”

    2020-11-27 10:32:53详情点赞(0)回复(0)
  • 舒若翾&gar

    舒若翾看了一眼倚在门边的荣锦程,再看看面前的至亲,十年前她被那个女人追杀,若不是她的姑父爱德格伯爵[Earl Edgar]动用所有关系、费劲千辛万苦找到她,恐怕她早已经死于非命。

    2020-11-28 06:05:50详情点赞(0)回复(0)
  • &,想要

    两人到了机场,荣锦程狠狠抱住她,想要把她揉进骨子里,舒若翾轻轻拍了拍他,“我走了,照顾好自己!”

    2020-11-28 05:16:48详情点赞(0)回复(0)
  • 带着价&痕迹。

    门外走来一位妇人,身穿复古旗袍,手上带着价值昂贵的玉镯,容颜浅浅,高贵华丽,气质优雅,虽然已经年近五十,身材依旧保持的很好,看不出岁月在她留下的身上的痕迹。

    2020-11-26 08:47:45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