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一场灾难

我多希望能这个世界能给我一点儿奇迹!意外发现赵彦婚内时,我希望能是误会,结果却看见他们的暧昧不明视频。我爸爸妈妈出车祸时,我祈求老天能我开眼,让他们都活回来,但是爸爸但是走了。后我爸妈出车祸时,我祈祷老天能开开眼,让他们都活过来,可是爸爸还是走了。。...

我多希望这个世界能给我一点奇迹!

发现赵彦出轨时,我希望是误会,结果却看到他们的暧昧视频。

我爸妈出车祸时,我祈祷老天能开开眼,让他们都活过来,可是爸爸还是走了。

后来我妈成了植物人,我每天都祈祷她能苏醒,但她却总是不醒。

如今医生说我的孕囊停止发育,我多希望是她看错了,我多希望我的宝宝能坚强的停过这个难关。

专家看了B超单,很果断的说了句:“人流吧。”

我撑着桌子不让自己跌倒:“医生,难道不能保胎治疗吗?”

她摇摇头:“不能。胎儿在晕8周的时候就停止了发育,说不定孕囊已经在肚子里发臭溃烂了,你若再拖下去,那孕囊很可能会污染你的子宫,说不定你这辈子就真的做不了妈妈了。加上你刚才摔了跤,导致流血,不及时清楚了子宫里的东西,很可能会打出血的。”

“可是怎么说停就停了呢!我一直好好的啊!”

“一直都好?”医生摇摇手里的单子,“没有落红?”

“没有。”

“那孕吐呢?”

我这才想起来,在上次检查后的两周左右,也就是孕8周的时候,我的孕吐的确消失了。

医生听了后点点头:“那就是了,身体已经给你发信号了,是你没经验,所以才没接受到罢了。”

她说着开了一张单:“去交费吧,我会安排最好的医生给你做人流,放心吧,调理好身体孩子很快会来到你身边的。”

我拿着那张单子,心情犹如跌入地狱般的难受。我想找谁陪陪我,对啊,这个时候我多希望贺子华能够陪在我身边。

我掏出手机给他打了电话,但却是关机的。我不甘心的打了一次又一次,如同魔怔了一样。

医院是个集合了生离死别的地方,我蹲在角落哭得像个疯子,但冷漠的人们只是转头投给我漠视的一瞥,然后继续去忙碌他们的了。

良久后,我给贺子华发了一条短信。

“有事找你,看到短信后回给我一个电话。”

我原本想给闺蜜陈朵打电话,让她来陪我的。但我爸出事时,她一度没接我电话,似刻意躲避我,所以我最终还是没把那个号码拨出去。

我毕竟是未婚,流产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还是自己承受吧。

我去洗手间洗了把脸,然后交了费,因为我情况特殊,医生很快安排我进手术室。

“你准备好了吗?我要注射麻药了。”一个医生拿着针管说。

我连忙摇头,明知问得很蠢,但还是说:“能不做吗?”

医生很冷漠的说:“你说能不能?医院又不是谋财害命的地方,要不是迫不得已,谁会让你流产!”

我一听,眼泪就流了出来。

医生倒也好心,掏出纸巾帮我擦干眼泪。“别难受,都会过去的,你躺好别动,睡一觉就过去了。”

我睁着眼,看着医生把麻醉药放进输液管中,很快的眼皮儿就沉了起来……

那就像个冗长却又短暂的梦,一觉醒来,我已经被挪到外面的小床输着液了。

护士恰好来拔针,她一边拔一边说:“手术做完了,液也输完了,你最近几天最好卧床休息,每天回来医院输一次液,消消炎。”

我“哦”了一声,摸着肚子,眼泪又泛滥出来。

我那还没隆起的肚子,就那样没了?

我的宝宝悄悄的来了,竟然又悄无声息的走了?

我激动的一把抓住她的手:“那孩子呢?”

护士一懵:“什么孩子?你是说那些组织吧?”

“对对!我能看看吗?”

“孩子都没成型呢,看不了的,而且已经被处理了。你按好针眼,多按一会儿。”

护士拿着输液管就走了,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我起身穿鞋,可肚子酸胀,全身的皮肉也一阵酸疼,好不容易把鞋子穿好才留意到针眼的血一直往外冒,都滴到了脚上了。

我的白色的平地凉鞋,就如盛开了一朵朵红色的花……

我扶着墙,步伐艰难的走了出来,刚准备进电梯,就听到有人叫我。

“沈珂啊?”

我一听这声音,立马往电梯里进,可谁想到她却已经逮住了我的手。

“真是你啊,你来医院做什么?”

我很勉强的挤出一个笑容:“阿……阿姨,你怎么也在这儿?”

“我来陪敏儿做产检。”

贺子敏站在一旁,蕾~丝长裙的肚子微微隆起。“哦,对,你上次和我说过。”

贺子敏撅噘嘴:“妈,我婚礼都没办呢,你怎么到处宣扬啊!”

阿姨回头瞪了她一眼:“现在知道要脸了?那当初怎么不注意点?”她说着,又对我笑了笑,“何况沈珂也是一家人嘛!”

贺子敏表情微震:“你同意她和我哥了?”

“瞎说什么呢,我是打算认沈珂做干女儿嘛!”

贺子敏立马做个了无语的鬼脸。

我一直想找个借口快点开溜,但阿姨却注意到了我的脸色。“沈珂,你脸色怎么这么差啊!是不是怎么了?”

“我就有点贫血……”我心虚的扯了一个谎。

贺子敏低声说了句:“这里可是妇幼医院,应该不受理贫血的病人吧?”

我慌乱的解释:“我还有点妇科啦,顺道来看看。”

我说完看了阿姨一眼,她狐疑的盯着我,这时那个帮我开单的专家突然朝我走过来。

我心虚的背过身,可她却还是看到了我。“手术完了吧?”

“啊?嗯,完了。”我真觉得想死的心都有了。

“多休息。”她说着拍拍我的肩就走了。

阿姨的脸色和眼神都变得严肃起来:“沈珂,你做了什么手术?”

“就……就一个囊肿嘛,妇科嘛!”我始终没勇气说实话。

“是吗?这里可是医院,你别想撒谎骗我!”

“阿姨,我……”我憋了许久的眼泪,还是流了出来。

“你怀孕了?”阿姨的声音低沉得很。

“嗯。”

“流产了?”

“是胎停了,加上今天被人撞到摔了一跤,所以临时决定手术的……”我哽咽着说完。

她沉沉的吸了口气儿:“是谁的?”

“是……是……”

“子华的?”

我点点头。

贺子敏夸张的捂着嘴巴叫了声,阿姨瞪了她一眼,她立马假装淡定。

“你这孩子……这么大的事情,你们竟然瞒着我……”阿姨说完突然捂住胸口,脸上的表情特别痛苦。

“我妈血压高!”贺子敏朝着我叫了一声,我立马扶她,可她却推开我。

“算了,你现在身子骨正虚弱呢,连自己都照顾不了,还是别扶我了。”她特不高兴的推开我,然后对贺子敏说,“我今天没心情陪你检查了,你要么叫赵彦来陪你,要么跟我回家。”

贺子敏看了我一眼:“那改天再来吧,我们先回去。”

她们俩走进电梯,阿姨不满的瞪了我一眼:“你愣着干嘛,快进来。”

是司机开的车,阿姨直接说了回家,我也不敢多说,只好一路无言的跟着她回了别墅。

一下车,她就把她的纱巾打了个结,包在我头上,然后对保姆说:“收拾下客房,她最近住着。最近多煲点养身体的汤,弄得清淡些。”

“谢谢阿姨。”

阿姨没看我,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

贺子华的电话是下午打来的,一接通他就问我检查了吗?

“嗯,你那边怎么样了?”

“情况很遭,两死五伤,而且是三家公司的人。酒店把责任全部往我们公司推,但我们当初挂牌时也是酒店相关人员负责验收的。反正责任是跑不了了,现在就是想办法疏通下关系,把对公司的影响减到最低。”他顿了顿,“那你检查结果怎么样?一切都好吧?”

我鼻子一酸,声音也颤抖起来。我努力的压制住,说:“你什么时候回来?”

聪明如贺子华,他觉察出了我的异常。“到底怎么了?是不是有不好的结果?”

“是有点问题,但不严重,等你回来再说吧,你先安心处理完。”

“沈珂,你不能骗我!是不是宝宝有什么问题?”

他那句“宝宝”的话一出口,我的泪就如泉涌。“宝宝……宝宝应该挺好吧。”

对,他在另一个世界应该会过得很好……

这时,保姆突然端着汤进来了。“沈小姐,烫好了,趁热喝了吧。”

贺子华连忙说:“你在我家?”

“对,遇到阿姨和你妹妹去产检,所以就一起回来了。那就先不说了,挂了啊!”

挂完电话,我用枕头捂住脸,哭了许久。

那晚的晚餐也是保姆送到房间来的,用阿姨的话来说,现在应该多卧床休息。

吃完晚饭后她来过我房间,很惋惜的说:“我真不知道你们这些孩子在想什么!当初既然怀了孩子,那就应该告诉我们,那我也不会……”

她摆摆手:“不过说这些也晚了,早点休息吧,等身体好点再说吧。”

我知道阿姨是责怪我们的,但这说明她真是个好人。但我在承受着失子之痛的时候,还有另一个担忧:

孩子没了,我和贺子华之间的纽带没了,那我和他会何去何从?

豪门恋事:小妻爱恨两难最新章节

豪门恋事:小妻爱恨两难相关资讯

豪门恋事:小妻爱恨两难

作者:二馨儿
类型:科幻次元 状态:连载中编辑:风月瘦如刀 在读:7910人
  这一场婚姻,全部覆盖着抹不去的谎言、仇恨和贪婪的欲望。豪门婚姻里,冲斥着刀光剑影的算计,贺子华的前女友多次置我于不义,我的前男友又四处给我使绊子。我一拳难敌四掌,最后被绊哦,不对,准确的说他第一次见我是在床上。而我在我们坦诚相对之前,已经跟踪了他近一个月。。
  • 我忍着&捡起散

    好在他没醒,我忍着痛动作迅速而轻柔的捡起散落在地的衣服穿好,然后掀开被子一角,那上面有一大滩血债。

    2020-11-25 09:53:23详情点赞(0)回复(0)
  • &服剥得

    当我把他的衣服剥得只剩内裤、准备制造犯案现场时,贺子华突然醒了。

    2020-11-27 07:33:36详情点赞(0)回复(0)
  • 然把自&失去了

    我的第一次,竟然就这样没了,我为了报复出轨的未婚夫,竟然把自己搭了进去,失去了女人最重要的东西。

    2020-11-25 06:24:59详情点赞(0)回复(0)
  • 了稳定&一个月

    为了跟踪贺子华,我不惜辞了稳定的工作,这近一个月的时间,可谓是风雨兼程。

    2020-11-26 09:28:01详情点赞(0)回复(0)
  • 任何交&集,没

    我以为,我再也不会见到那个夺走我初贞的男人,我的人生也不会再和他有任何交集,没想到一切仅仅是个开始。

    2020-11-26 11:44:44详情点赞(0)回复(0)
  • 店谈生&酒店。

    这一晚,贺子华在酒店谈生意,他喝得酩酊大醉,不省人事,秘书给他叫了代驾司机,我趁虚而入,开着他的车到了酒店。

    2020-11-26 12:11:02详情点赞(0)回复(0)
  • 了,告&了一整

    既能报复赵彦,告诉他我睡了你情人的哥,按辈分你还得叫我一声嫂子,再然后就把他甩了,告诉他我沈珂不缺男人,失去了你,我得到了一整个优质森林。

    2020-11-26 11:01:00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