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为家产心生不忿

武弘文本是官家人,与衙门各部都是熟识的,要办事儿儿亦不需要亲手亲自出马,明天上衙时叫武诚拿着东西跑一趟就是了!武馨安虽刚回去不久,越是瞧清这府里的情形,她是愈发很看重那山村的小院子了,早点拿下手上才放心。这些日子她忍气吞声不敢同小程氏与付氏闹僵,这些日子她忍气吞声不敢同小程氏与付氏闹翻,便是为了那座宅子,今日听得武弘文的准信儿,一颗心是放下不少。。...

武弘文本就是官家人,与衙门各部都是相熟的,要办这事儿亦不用亲自出面,明日上衙时叫武诚拿着东西跑一趟便是了!

武馨安虽刚回来不久,越是瞧清这府里的情形,她是越发看重那山村的小院子了,早些拿到手上才安心。

这些日子她忍气吞声不敢同小程氏与付氏闹翻,便是为了那座宅子,今日听得武弘文的准信儿,一颗心是放下不少。

于是抱着书本子对武弘文道,

“父亲,女儿还要去母亲那处听训,今日便不打搅您了!”

武弘文点头,伸手又摸了摸她的头,

“去吧!好好听你母亲的话!”

“是!”

武馨安出了三思堂,将书小心的交给了关妈妈,叮嘱道,

“妈妈,你先把书拿回去放好。”

关妈妈点头,

“大小姐放心,老奴定会收好的!”

武馨安目送着关妈妈离去,这才领了杜鹃和知袅往秋露院去了,到那头见着小程氏行礼,小程氏笑眯眯问道,

“安安寻父亲说了甚么话?”

武馨安笑道,

“前头说要识字,便去问父亲要书看,父亲给了我一本大庆豪杰传,我瞧着有字儿有画儿的,想来十分好看!”

小程氏闻言笑道,

“那书我也曾见过,画得甚是不错,给安安看倒是正合适……”

她见武馨安身后的两个丫头都是空着双手,便又问道,

“怎得不拿到母亲这处读?”

武馨安应道,

“母亲这处学刺绣,待晚上回去再看便是!”

小程氏听罢点了点头,深深的看了武馨安一眼,暗暗道,

“也不知这小丫头说的是真是假,且待程贵回禀才知晓!”

如此二人又虚情假意的呆了一下午,待晚上用罢了饭,武弘文在屋中看书,小程氏才得空见了程贵,

“大小姐同老爷说了甚么?”

程贵应道,

“大小姐问老爷要院子呢,说是山村里那间院子要过到大小姐的名下!”

小程氏闻言冷笑一声,没有说话,一旁的许妈妈忙塞了一个银角儿给程贵,打发他下去了,小程氏这才道,

“那丫头外表看着憨厚,倒是个心眼儿多的,竟敢开口问老爷要院子!”

许妈妈想了想应道,

“那山村里的宅子有甚么值钱的,她要了便要了,只要城里的宅子、铺子不给她便成了!”

小程氏皱着眉头想了想,摇头道,

“这事儿可不能依着她,那村里的宅子虽说不值钱,但也是家里的产业,下头两个哥儿都没得呢,怎得倒让她先分了……”

许妈妈想了想道,

“小姐您也不用急,且先碰一碰老爷的意思,看老爷是怎么个说法?”

小程氏想了想点头道,

“今晚上且先问问老爷的意思!”

当晚上小程氏趁着夫妻二人敦伦之后,正是肌肤相亲,温存余绯之时,在武弘文耳边轻声问道,

“老爷,今儿安安说是去您那处要了本书看?”

武弘文眯着眼,神情甚是懒散,闻言哼了一声道,

“你想问的怕不是这个吧?”

小程氏一愣,忙将柔软的身子贴了上去,

“老爷……”

武弘文又哼了一声,伸手搂了怀里的软玉温香,缓缓道,

“你不问,这事儿我也要同你讲清楚……”

顿了顿道,

“当年安安的生母嫁与我时,我身无二两白银,读书科举全靠了安安母亲典当了那点子嫁妆,又日夜做针线维持家中生计,若不是她日夜苦熬坏了身子,她也不至生安安时,力气不继才难产而亡……”

说到这处叹了一口气道,

“没有她便没有我今日,她的恩情我是回报不了了,但安安我决不会亏待了她,这家里的产业儿子们是当继承,安安虽是女儿身,我亦将她当男儿看待,以后家业上与怀德和显荣二人同样看待……山村里那座院子本就不值几个钱,我预备给安安做个念想……”

小程氏闻言半晌未吭声,武弘文与她夫妻十年,自然知晓她的性子,于是又补了一句道,

“这事儿我已有决断,便是娘来说也不会改的!”

小程氏这性子与大程氏最是不同,大程氏但有不满必是当面发作,事后也不再翻旧账,小程氏却不同,面上恭顺,骨子里却是个不肯服气的,总归事后要想方设法找回来。

武弘文与她夫妻十年,若说有甚么不满的,就是她这性子!

小程氏闻言身子一僵,好不容易才收拾了脸上的愤恨,压了声音应道,

“妾身但凭老爷……吩咐!”

“嗯!”

武弘文闻言满意的嗯了一声,

“睡吧!”

此时间通体舒坦的男人自然是很快入睡,只小程氏却是在黑暗之中咬牙切齿,恨恨不已,

“当初她在家里时,便处处占着高枝,样样比我们都好,到如今她都死了,留下个野丫头也要抢在我女儿的前头……”

凭甚么给那野丫头分家产,还同两个儿子一模一样,武弘文这推官虽说油水多,但左右也只是一个七品,又这些年他好藏书,家里买了一堆书,外头置下的宅子、铺子、田产等并不算多,若是分给两个儿子,再给女儿们备上嫁妆,这家底也是没留下多少了,可要是再分给武馨安一份,自己两个女儿还能剩下甚么?

凭甚么!

她当初嫁给武弘文时,父母恨她不听管教,不嫁早相中了的侯爷世子,偏偏要嫁个穷书生,只给她二百两银子的陪嫁,那些银子没有一年便用光了,如今这家里哪一样不是我同武弘文一起挣下的,能给那丫头一份嫁妆便是仁之义尽了,凭甚么还要同儿子一样!

凭甚么!

小程氏这厢是辗转反侧睡不安稳,转头看向枕边人,虽是年已三十有六,却是五官俊雅,人才出众,当初他到程家借住时,自己也是对他一见钟情,只没有大姐脸皮厚,胆子大,敢与人私下相会,不过命里有时终须有,她终究还是没有我命好!

如今亦是一样!

只要有我在一日,必不能让那丫头越过我的女儿们去!

小程氏在家里便同大程氏不对付,只那都是女儿家一些小心思倒也不损姐妹面上和谐,之后武弘文到了程家,却是没想到竟都得了大程氏与小程氏青眼,大程氏乃是程家嫡出的长女,性子向来果敢,敢爱亦敢恨,与武弘文两情相悦之下是非君不嫁,小程氏乃是庶出的女儿,自然没那胆量,只能在一旁暗自嫉恨。

这也是老天爷捉弄,大程氏命中无福,生下了女儿便撒手人寰,小程氏得了消息,那是不悲反喜,却是跪在自家姨娘面前,求了亲生母亲想法子将自己嫁给了武弘文做继室。

之后跟着他到杭州一呆便是十年,这十年来因着有那道人一语,武馨安便在山村呆了十年,小程氏这继室除却要应付上头抠门又吝啬的婆母,还有偶尔因为丈夫思念亡妻而嫉妒怨恨外,其余倒是顺风顺水,儿女生了五个,武弘文是个温和的性子,又洁身自好,除了妻子身边再无旁的女人。

小程氏与这杭州城里的官宦家眷打交道,心里暗暗一比,自觉这日子比多少人都舒心,如今就盼着那老婆子早死,儿子们长大了!

可她是万万没想到,十年之期一到,武弘文要将那丫头接回来,这一切便慢慢变了,这阵子武弘文时常宿在书房,有时会翻了大程氏的画像出来观看,又时时提起二人当初的情景,小程氏虽说心里嫉妒,却不好同死人争夺,便都忍了。

又有虽说一家人早知晓有那丫头在山里呆着,武弘文也时时念起,可如今人当真到了跟前,瞧着武弘文对她关心有加,宠爱呵护的模样,慢说是两个女儿,便是自己也是恨不得将那丫头打出去。

这些都是小事,她忍一忍也能过去,但如今那丫头要分家产,她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忍了!

“必要想个法子,将这事儿给搅黄了!”

小程氏暗暗思量,如今那小山村里的院子倒是小事了,最要紧的是手里的那些家产,这才是大头,寻得好好思量谋划一番才是!

小程氏这头暗自策划,第二日武弘文果然依言去办了地契,将临平山下的小院子给了武馨安,下衙回来到老夫人后堂处用罢了饭,便对武馨安道,

“安安,且随为父到前堂去……”

武馨安一听便知这是事儿办成了,立时双眼放光,欢欢喜喜跟着武弘文走了,却是留下这一堂人神色莫明,武媛祯与武莲祯见状不由的暗自咬牙,拉了小程氏的手又气又妒又是伤心的问道,

“母亲,父亲如今都偏心她,不再爱我们了!”

小程氏亦是心下不满,却不好同女儿们细说,总还要装出通情达理的模样劝道,

“你们大姐姐刚回来,你们父亲自然是要多关爱些,这也无妨,只需记得你们父亲最喜知书达礼的好女子,你们跟着先生好好读书,谁是好女儿日后必会见分晓的!”

两个女儿互视一眼却是都瞧出了彼此眼中的不甘……

锦衣色最新章节

锦衣色相关资讯

类型:同人小说 状态:连载编辑:来路生云烟 在读:12438人
  一个屠户的女儿,坐也没坐态,站也没站姿,又痞又赖,怎么做官家的大小姐?武馨安听了大眼儿一瞪,顺势从腰间抽出来那么明晃晃的杀猪刀,一一甩,嗖的一声,锋利无比的刀尖没入了黄花梨的桌面中,刀柄犹自不停地的颤抖着,“怎么不能够做了,我这也不是做得挺好么?这上上下下人人都说挑着大拇指的称好,你们说……是也不是?”武家众人目光都盯在那颤抖的刀柄上连声点点头,“大姑娘说的是!”“大姐姐说的极是!”“大小姐说的千真万确,对得不对再对了!”……媒人:这个……裴大人一表人才,要貌有貌,要权无权, 这满京城里的大家闺秀都能嫁得,就是驸马爷必也在这秀美的临平山下,山脚下头有一座小村,村中二三十户人家,算得是方圆二十里内大些的村子了。。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