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如仇如寇是祖孙

将在即使她老子被打死她又如何,我这黄土都埋半截的人了,还能享几年福,倘若一时之间不小心让她打瘫在床上,我岂非是生不如死?那瘫在床上的老夫人还能耍甚么威风八面?反正了,这事儿要不然传回去,说是武家老夫人被自家孙女打的躺在了床上,这……这再说也不好听啊呀!付氏之后付氏换好衣裳出来,神色阴沉之极,坐在那处狠狠盯着武馨安,武馨安兀自笑眯眯的回望她,对她那还有之前的低眉顺眼,毕恭毕敬!。...

届时即便她老子打死她又如何,我这黄土都埋半截的人了,还能享几年福,若是一时不慎让她打瘫在床上,我岂不是生不如死?

那瘫在床上的老夫人还能耍甚么威风?

再说了,这事儿要是传出去,说是武家老夫人被自家孙女打的躺在了床上,这……这好说也不好听呀!

付氏在那处目光闪烁,左思右量,面上青一阵白一阵的,虽说还是恶狠狠瞪着武馨安,但嘴上却是再蹦不出一句狠话了,武馨安见她被吓住了,这才笑嘻嘻过去将地上的两个婆子,一手一个拉了起来,吩咐二人道,

“你们过去……伺候着祖母把衣裙换了,这眼看着时辰差不多了,早饭要迟了!”

那两个婆子疼得半边身子都麻了,此时被武馨安硬拉了起来,吓得大气儿都不敢多说一句,忙依言过去伺候付氏,武馨安这厢笑眯眯行礼道,

“祖母您老人家先忙,孙女先出去了!”

付氏一口闷在心里,是上不得,下不得,身子连连发抖,半晌哆嗦着说道,

“你……你就不……不怕我告诉你父亲!”

武馨安闻言回身一笑道,

“祖母尽去呀!尽可去告诉我父亲……让我父亲责罚我便是,不过孙女乃是山野丫头,最是不怕丢人现眼了,最是怕饿着怕冷着了,这肚子里一空脑子便犯糊涂,届时往那大街上一站,告诉满杭州城的人,这武弘文武推官家里,老祖母苛待孙女,如何的十年不曾过问,又如何的不给饭吃……你尽管去便是了!”

付氏这辈子最重脸面,被武馨安拿住疼脚,气极之后身子倒是不抖了,只脸色却是涨得一片通红,转而又发紫,继而又变青,半晌才鼻孔里喘着粗气,抬手指着武馨安道,

“你……你……你连脸面都不要了,你……你就不担心以后……”

武馨安应道,

“孙女年纪小,甚么都不懂,以后怎么着以后再说吧,我只图眼前的日子快活便是……”

顿了顿道,

“早说了,您老人家安生做老封君,我自在做野丫头,谁也不犯谁,若是不然……闹起来……我不怕没名声,您老人家怕不怕,又或是家里的弟弟妹妹要不要名声,我可顾不着了!”

付氏闻言神情一窒,

“你……”

这丫头的话又刺得付氏一记,付氏倒是能发了狠不要这孙女,大不了再送她回山村去,可这事儿若是传了出去,人家说起武家这老夫人,容不得孙女,回来没呆上一月便将人赶了出去,以后谁家的女儿敢嫁进来,又谁家敢娶自家的孙女?

付氏敢豁得出去不要老脸,却怕得罪儿子媳妇,以后靠谁养老去?

武馨安见付氏立在那处,这回脸上倒是不青不紫却是变白了!

“哈哈……”

她叉腰一笑,再不同她废话,转身出了内室,又径直出了外室,到外堂上坐下,却是笑眯眯对等在外头的关妈妈道,

“妈妈,且去给我沏杯茶来!”

这内室里门户几重,里头人说话听不真切,但是东西落地砸碎的声晌儿,外头人却是听得一清二楚,关妈妈见自家小姐神情自若的出来,不由好奇的问了一声,

“大小姐,这……可是惹得老夫生人气了?”

武馨安笑道,

“无甚大事,不过就是我打翻了东西,老夫人嫌我笨手笨脚,把我撵出来了!”

关妈妈闻言很是忧心的叹了一口气,也不敢说甚么,自去给她沏茶了。

之后付氏换好衣裳出来,神色阴沉之极,坐在那处狠狠盯着武馨安,武馨安兀自笑眯眯的回望她,对她那还有之前的低眉顺眼,毕恭毕敬!

“这丫头前头竟全是装的……”

付氏瞪着她,心里却是又惊又怒,

“……可为何装了这二十来天,怎得今儿一来便翻了脸,她这是寻着甚么依仗了?”

付氏心思电转,心里暗暗揣度着武馨安前头说的话有几分真假,

“这丫头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她就当真敢闹出去,把这一家子的脸面都给丢了?”

想来想去,付氏都想不出武馨安有甚么胆子敢这么忤逆自己,以她的心思自然是不知晓自家孙女早换了芯子,打心眼儿里就没打算着跟她们过在一处,总觉着一个十来岁的丫头,吃穿全靠着家里头,她闹开了就不怕家里扔她出去自生自灭?

如此祖孙二人,你瞪我眼,我瞪你眼,用眼神继续较量着,一直待到武弘文与小程氏到来,这才恨恨收回目光。

小程氏进来见武馨安端坐在下首,老夫人神色阴沉的坐在上方,当下是目光一闪,笑着对武馨安道,

“安安,今日伺候祖母可好?”

武馨安应道,

“祖母她老人家说女儿甚是尽心尽孝,觉着女儿规矩学的差不多了,自明儿起便不用过来伺候了!”

小程闻言有些惊诧,看了一眼付氏,见她目光沉沉,神情十分怪异,她虽是不明所以,但当着武弘文也不好多问,便笑了笑道,

“安安是个孝顺的好孩子!”

武弘文瞧出来老娘与女儿之间神情有异,便将询问的目光投向女儿,武馨安冲他咧嘴一笑,再看向老娘,付氏干脆撇过脸不理,心下有些奇怪,便上前一步问道,

“母亲,您老人家晚儿可睡的好?”

付氏鼻子里哼了一声,看了一眼武馨安,终是不敢将自己的脸面去赌这丫头发疯,便勉强应道,

“还算是不错!”

武弘文又问,

“儿子瞧着您气色不太好,可是身子不适?”

付氏眼了儿子一眼,嘴唇翕动,好悬没有告诉他这都是你那好女儿气的!

想了想还是忍了一口气应道,

“无甚事,只是早起风寒有些着凉!”

小程氏闻言看了看外头,此时虽说是在辰时,但夏日里太阳早出,这时节已经是热气渐升了,这样的天气哪儿来的风寒,武弘文自然也瞧出来老娘言不由衷,只老娘不讲,他也不好逼问,当下只是应道,

“即是如此,让人请了隔壁的金郎中过来瞧瞧?”

付氏一摆手有气无力道,

“罢了!待用过早饭,我再躺会儿便是了!”

于是一家人再无多话,都上桌用早饭,付老夫人看着武馨安只觉口里那粥,吞下去都是从后脊背上滑下去的一般,武馨安却是神态自若,照样的几碗下肚。

待到付氏目送着儿子媳妇带着几个孙子、孙女离开,一转身便将手里的茶碗扔到了地上,

“哗啦……”

那茶碗碎了一地,青石打磨的地面上一滩水渍、茶渍,堂上伺候丫头婆子一个个吓得低头缩脖,大气都不敢出。

那头小程氏向武馨安打听,

“安安,这是怎得了,可是惹祖母不快了,为何就不让安安伺候祖母了?”

武馨安笑着应道,

“祖母说安安回来伺候了半月也是尽了心意了,若是再伺候便要两个妹妹和弟弟了,不如母亲明儿让二妹妹去?”

小程氏闻言一笑,

“你二妹妹和三妹妹每日早起有晨读,这课业亦是十分繁重的,你祖母早就免了她们伺候!”

武馨安笑着应道,

“祖母亦免了女儿早起,这也是她老人家对我们小辈的关爱,女儿对祖母心中也是十分感激呢!”

小程氏闻言心中暗骂,

“怎得……这野丫头今儿与往日似有些不同呢?”

说话还带着刺儿呢!

于是扯着嘴角笑了笑,没有再问。

之后又是上午跟着小程氏学庶务,下午刺绣,刺绣这门手艺武馨安倒当真是用心在学,指望着以后出去,也多一门吃饭的手艺呢!

只无奈她天生心眼儿太粗,对这样细致活计实在是少根弘,小程氏反复教了无数次,她却只能学一些简单的针法,到如今勉强能绣出一条直线,已是她拼尽全力了。

小程氏隐了眼里的讥笑,柔声道,

“安安这绣活儿还要好好练习才成,若是不然以后去了婆家,是要叫人笑话的!”

武馨安应道,

“无妨,我倒从未想过要绣活出众,平日里能做些缝补便成了!”

以后出去了,自己的衣裳总还是要自己动手才成的!

小程氏抿嘴儿一笑,

“还是要多练练才成!”

就你这手艺,便是缝个破洞都要漏风!

二人在秋露院磨蹭了半日,到了晚间武弘文回来,却是神色有些凝重,晚饭时对见着武馨安便一脸阴沉的付氏道,

“母亲,今儿衙门是接着实报了,倭寇分做三股上了岸……”

众人一听立时一片哗然,付氏惊问道,

“不说是没有上岸么?”

武弘文也是十分愤怒,

“实则是半月之前便已经上岸了,卫所军为免罪责,一直隐瞒不报……”

这事儿其中还有隐情,武弘文并未对众人细讲,却是那观海卫所的官兵见着倭寇上岸非但不敢上前阻拦,反倒是躲得远远地看着他们冲入了沿海的村镇之中,他们原是想着倭寇上岸不过就是烧杀抢夺一番,待抢完了自然会回海上去的。

锦衣色最新章节

锦衣色相关资讯

类型:同人小说 状态:连载编辑:来路生云烟 在读:12438人
  一个屠户的女儿,坐也没坐态,站也没站姿,又痞又赖,怎么做官家的大小姐?武馨安听了大眼儿一瞪,顺势从腰间抽出来那么明晃晃的杀猪刀,一一甩,嗖的一声,锋利无比的刀尖没入了黄花梨的桌面中,刀柄犹自不停地的颤抖着,“怎么不能够做了,我这也不是做得挺好么?这上上下下人人都说挑着大拇指的称好,你们说……是也不是?”武家众人目光都盯在那颤抖的刀柄上连声点点头,“大姑娘说的是!”“大姐姐说的极是!”“大小姐说的千真万确,对得不对再对了!”……媒人:这个……裴大人一表人才,要貌有貌,要权无权, 这满京城里的大家闺秀都能嫁得,就是驸马爷必也在这秀美的临平山下,山脚下头有一座小村,村中二三十户人家,算得是方圆二十里内大些的村子了。。
  • 家,算&得是方

    在这秀美的临平山下,山脚下头有一座小村,村中二三十户人家,算得是方圆二十里内大些的村子了。

    2022-01-22 01:37:08详情点赞(0)回复(0)
  • 胖丫头&声的喝

    声音终是惊动了里头的人,一个圆脸儿的胖丫头从里头蹑手蹑脚的出来,轻声的喝道,

    2022-01-24 01:43:42详情点赞(0)回复(0)
  • 弃的伸&直了双

    小狗在胖丫头的怀里,摇头摆尾,伸长了脖子拼命想去舔主人的下巴,胖丫头一面咯咯笑一面嫌弃的伸直了双手,将它举得远远的,

    2022-01-25 08:52:27详情点赞(0)回复(0)
  • 鱼叫唤&片,倒

    水里的孩子们抓鱼抓得欢,岸上的小狗也是一通的手忙脚乱,守着一地的小鱼叫唤个不停,一时之间,山间的水潭处小孩儿的欢笑声、水声、狗吠声响成了一片,倒是好一派夏日山中的戏水图。

    2022-01-25 02:36:53详情点赞(0)回复(0)
  • 胖丫头&弯腰抱

    胖丫头冲着门外的小孩儿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弯腰抱起小狗到门前,打开门问道,

    2022-01-24 11:28:29详情点赞(0)回复(0)
  • 在地上&跳了几

    再是一条,鱼儿身子在地上跳了几跳,眼看着便要重新蹦回水中,阿黄忙上去使小爪子按住,

    2022-01-23 05:29:13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衣裙&,对众

    大妞嘿嘿的笑,便上岸去,先是拧了拧衣角和裤角的水,又草草套上了脱下的衣裙,再将两只绣鞋给掖在了腰间,弯腰在地上捡了几条大些的鱼,对众人道,

    2022-01-22 01:24:34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