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应验

冯老夫人心中沉闷升起来这个念头,随即暗想自己太很敏感了,看向姜倩的眼神完全恢复了慈祥。姜倩却在心中打了个突。她很很清楚,祖母的宠爱从来不都是有条件的。她父亲比大伯父有出息,作为父亲唯一的嫡女,她自小就可以得到了比其他姐妹更多人的宠爱,她嫁到长兴侯府后祖母愈发姜倩却在心中打了个突。。...

冯老夫人心中突兀升起这个念头,随后暗笑自己太敏感了,看向姜倩的眼神恢复了慈爱。

姜倩却在心中打了个突。

她很清楚,祖母的疼爱从来都是有条件的。

她父亲比大伯父有出息,作为父亲唯一的嫡女,她从小就得到了比其他姐妹更多的疼爱,她嫁到长兴侯府后祖母越发高看一眼,这从她每次回娘家祖母的态度便能看出来。

可是这两次,祖母明显有些不对劲。

姜倩悄悄看向二太太肖氏,肖氏脸上挂着恰到好处的笑容,瞧不出半点端倪。

她的目光便越过数人,落在姜似身上。

那个安安静静坐在角落里的少女穿了一件半新不旧的葱绿色衫子,中规中矩的双丫髻上戴着两朵寻常珠花,精致的眉眼笼罩着事不关己的漠然。

饶是如此,她依然好看得仿佛发着光,让看的人生出造物不公的感叹来。

姜倩心中的疑惑就更重了。

伯府共六位姑娘,大姐天性懦弱,三妹是庶出子的女儿,五妹、六妹都是庶女,最爱掐尖的就是姜似。

姜似很清楚自己相貌上的优势,哪怕是在家中,每次出现在人前都是精心打扮过的样子。

什么时候开始变了呢?

姜倩一下子想起来,前两天回娘家时姜似的穿着就很随意了,只是那时候她被姜似莫名其妙的挑衅气得不轻,忽略了这一点。

姜倩并不是笨人,虽然没有什么证据,却笃定冯老夫人态度的微妙转变应该与姜似有关。

“倩儿,既然已为人妇,就不要这么频繁回娘家了,免得侯府有想法。”冯老夫人轻轻揉着左边太阳穴道。

姜倩乖巧点头:“孙女晓得的,只是前日过来见祖母气色不算太好,心中放不下,这才回来看看。”

姜似悄悄勾了勾唇角。

姜倩为了显示孝顺,果然没有提起她的信,而是归到自己细心体贴上面来。

“你这丫头真是有心了。到了祖母这个年纪,还有什么气色不气色的,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姜倩的话让冯老夫人很是熨帖,笑得眼角皱纹舒展开来。

姜倩掩口笑起来:“祖母这话可说错了,以您的身体与福报定要活到一百岁的。”

“是啊,等沧哥儿娶妻生子,您的曾孙长大了还等着您给挑媳妇呢。”二太太肖氏附和道。

姜沧是长孙,与姜倩龙凤双生,现今并没娶妻。

与勋贵家婚嫁早不同,走科举一道的学子大多晚婚,他们一旦考上功名,女方的出身就能有一个质的飞跃。

大周举子为了中进士熬到三十出头才成亲的大有人在,更别说姜沧还不到二十岁。

冯老夫人显然也不为姜沧至今未娶着急,闻言笑了起来。

她这一笑,左眼忽然尖锐痛了一下,好像有一根针猛然刺入。

冯老夫人立刻闭了眼,脸色瞬间煞白。

屋内融洽的气氛忽然一滞。

二太太肖氏与姜倩对视一眼,皆有些疑惑。

数息后,冯老夫人缓缓睁开了眼睛。

“老夫人——”

冯老夫人手一抬,止住了肖氏的话头,淡淡道:“我有些乏了,你们都散了吧。”

“祖母——”忽然的气氛转换让姜倩颇觉不甘。

冯老夫人深深看了姜倩一眼,压下复杂的情绪:“既然回来了,就陪你娘吃顿饭再回去。”

肖氏一听这话,脸上顿时一热。

她哪里听不出,冯老夫人还为她探听慈心堂的事恼着呢。

姜倩却不知道这些曲折,见冯老夫人如此,只得随众人一道退了出去。

望着姜似潇洒离去的背影,姜倩嘴唇翕动,有心喊住说上几句,肖氏却轻轻咳嗽了一声。

姜倩看向肖氏。

“去雅馨苑吧。”

母女二人回了雅馨苑,屏退下人,姜倩迫不及待问道:“府中莫非发生了什么事?我觉得祖母态度有些奇怪。”

肖氏忍着尴尬把情况讲给姜倩听。

“母亲确实太急了,以祖母那样强势的性子,哪能容忍有人打探慈心堂的事呢。您要是忍耐一些日子再出手,姜似就不能扯到祖母身上来,那么她一个晚辈与您这样硬着来,祖母都容不得。”

“我本来想着当时给些颜色会让那丫头以后老实些,谁料到她竟是不要脸面的泼皮性子!”肖氏一想到被个晚辈弄得灰头土脸,心中就窝火。

“不对——”姜倩秀气的眉拧了起来。

“怎么了,倩儿?”

“祖母的态度不是从您派人打听慈心堂的事才不对的。”姜倩显然不是粗心的人,蹙眉仔细思索着。

片刻后,她的眉舒展开来,语气笃定道:“是那个梦,那天姜似忽然提到做了一个梦后,祖母态度才开始不对的!”

“姜似梦到两只锦鸡抓她的眼睛?”肖氏在这方面并不迟钝,略一琢磨面色陡变,“我明白了,你祖母定然是由那两只锦鸡联想到了你身上!”

姜倩颇有些莫名其妙:“这与我有什么关系?”

肖氏眼中闪过厉色:“姜似不是问你祖母有没有做噩梦嘛,说不准她做了那个梦是假,你祖母做了那个梦才是真,只是那死丫头不知怎么听到了风声!倩儿你想,伯府姑娘中你行二,还是属鸡的……”

“祖母还信这些?”姜倩脸色难看起来。

姜似眼高于顶,对伯府姐妹态度淡淡,唯独对她很亲近,怎么忽然之间就成了这样子?

至于祖母,疼爱了她这么多年,真会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梦就厌弃她?

“倩儿你还年轻,等到了娘这个年纪就知道了,这人啊,年岁越长越惜命,所以就越发相信这些了。”

姜倩缓缓点头,脸上陡然罩了寒霜,喃喃道:“本来我还有些不忍心——”

“倩儿,你在说什么?”

姜倩回神:“没说什么。”

这时外面传来匆匆的脚步声,接着丫鬟的声音传来:“夫人,慈心堂那边出事了。”

肖氏立刻把丫鬟叫了进来:“出了什么事?”

“老夫人一只眼睛忽然看不见了!”

“什么?”肖氏不由后退半步,想到母女二人刚才的猜测,脸色惨白看向姜倩。

似锦最新章节

似锦相关资讯

类型:穿越附身 状态:完本编辑:素笺 在读:28767人
  (已正式出版)人都说姜家四姑娘是一等一的美人儿,只可惜被安国公府摘走了这朵鲜花。却姜似嫁人前夕,已婚夫与别的女人跳湖自杀殉情了。。。。此时已是初夏,外面的天才刚刚彻底暗下来,浅淡的夜色笼罩着少女的面庞,借着案上烛光,依稀能看清帐内少女的模样。。
  • &已经向

    而在她还对这段婚姻充满憧憬与得意时,季崇易为了能与心上人相守已经向家中长辈反抗过多回了。

    2022-01-18 08:51:43详情点赞(0)回复(0)
  • 可以说&府划清

    可以说,她所有的不幸都是从嫁给季崇易开始的,而今能重新来过,她当务之急便是解决这桩婚事,从此与不流于俗的季三公子,与高不可攀的安国公府划清界限,老死不相往来!

    2022-01-18 06:44:01详情点赞(0)回复(0)
  • 成,凭&衷,莫

    那安国公府的三公子莫非瞎了眼不成,凭姑娘的模样进宫当娘娘都够了,他却对这门亲事不甚热衷,莫不是觉得姑娘配不上他?

    2022-01-18 02:04:00详情点赞(0)回复(0)
  • &东平伯

    东平伯府本来就根基浅薄,爵位只能承袭三世,到了姜似的父亲东平伯这一代已经是第三世了,是以姜似的兄长连世子都没请封。

    2022-01-18 02:43:39详情点赞(0)回复(0)
  • 都准备&阿巧,

    “无妨,这些都准备好了。阿巧,你好生守着院子就是。”姜似神色坚决。

    2022-01-18 06:19:51详情点赞(0)回复(0)
  • 过后竟&替他找

    姜似想到季崇易的酒后吐真言,便觉得那时候的自己蠢得可以,恼怒过后竟忍不住替他找出理由,认为他不流于俗,不是那些只在乎女子容貌的庸俗男子,说那句话只是就事论事罢了。

    2022-01-17 11:08:04详情点赞(0)回复(0)
  • 眼眸一&拿来吧

    “不是替他说话,一句醉话而已。”姜似眼眸一转,看向立在屏风旁的另一名婢女阿巧,吩咐道,“阿巧,去把前几日让你做的两套衣裳拿来吧。”

    2022-01-17 08:10:11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